回到頂端
|||

蕃新聞

熱門: 柯P 統一發票 妙禪

非學校,做中學:赤皮仔的故事(3)

立報/本報訊 2013.04.04 00:00
■鄭婉琪12年國教的理念其實很好。

大家問我赤皮仔的理念是什麼時,我會說:「跟12年國教的理念差不多噢。」

不信嗎?你可以去看教育部或是教育局的網站。有哪一項你覺得不好?啊?真的嗎?如果這樣,那赤皮仔跟體制內教育有什麼不同?

有的。我觀察了好一陣子,有兩項文化的特質深深影響著教育,而赤皮仔,我們努力跨越它們。哪兩項?在很小的尺度內,過於注重公平,以及過於注重安全。

在小尺度中過於注重公平,以致於我們的孩子必須被放在同一個尺度被測量。這樣的斤斤計較讓我們失去了很多。是的,我們也許分數可以比人更高,但是一直存在的事實也是:我們其實不愛讀書,思考的問題能力比較弱。

在小尺度中過於注重安全,以致於很多錯誤無法被嘗試。錯誤、失敗、危險經常被排除在中小學教育之外。那代表著,我們的學習缺乏真實的經驗,只有破碎的或是套裝的知識。

不論老師或是家長,都是孩子的教育者。這兩個問題需要老師、家長深思,也需要兩者之間相互的信任才能夠包容。要因材施教、要從做中學,非常需要這樣的信任包容空間,孩子發展個體性、發展愛的機會才會足夠。

正向地去想,先不論技術問題,12年國教的理念也是這樣的。

我曾經聽一位師大教授說,芬蘭教育成功之處在於:信任、溝通、專業。12年國教要能成功,也需要發展這些條件成熟。因為信任與溝通,我們可以寬容,可以合作。你說,在這樣的環境小孩會不好嗎?我很高興我們在社區裡弄的這個小小學習團體,比較容易做到信任與溝通。

上週赤皮仔去花蓮移地教學,我讓這些青少年半自助旅行與生活。我們到一個鄉下民宿定點住了4夜,讓學生可以分組選擇自己要去的行程,並跟老師討論。青少年邁向成年,需要有更多的機會自己去嘗試,磨鍊他們遇到事情時解決問題的能力、情緒調節的能力等等。這樣的過程中,我作為老師所需要做的,就是退幾步,幫忙做一些提點、或是修正他們的錯誤。旅途如同人生,好或壞,我們若能正面面對,不就是很好的學習?

信任與溝通,讓我們老師與家長之間可以撐起一個讓孩子成長的空間。也有受傷,也有挫折,跌倒了站起來。因為這樣,所以雖然我們的教育理念跟教育部的教育理念一致,但赤皮仔的教育卻和體制內教育有了不一樣的樣貌。(下下週續,赤皮仔自學團教師)

(赤皮仔自學團,email:teen.edu.101@gmail.com,志工招募中,歡迎有志於教育的朋友來參與,一起做中學教育。)

社群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