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蕃新聞

熱門: 柯P 好萊塢 獵雷艦

晚期腎臟癌一線治療轉二線 把握時機效果最好

NOWnews/ 2013.04.04 00:00
生活中心/綜合報導

腎臟癌以往多於歐美等已開發國家較為常見,但隨著台灣經濟發展進步,腎臟癌人數也逐年增加,其中約有二至三成在確診時已為晚期,發生轉移到其他臟器的情況,此時除了手術治療外,還會施以全身性治療,目前最主要的武器為標靶藥物。晚期腎臟癌標靶治療的機轉共有兩類,透過不同標靶藥物機轉置換的連續型治療概念,晚期腎臟癌的存活期已有大幅進步。

三軍總醫院泌尿科主任查岱龍醫師表示,腎臟癌除了確診時即為晚期者佔二至三成外,早期的患者也有約二至三成,在手術後會發生轉移,而傳統化、放療對於這些晚期腎臟癌患者的效果都很差,免疫治療的反應率約僅有一成,且副作用大,患者多須至加護病房接受治療。在多種標靶藥物問世後,晚期腎臟癌治療有了重大變革,大幅延長患者存活期,生活品質也獲得提升,反應良好的病人甚至可以照常上班、出遊。

查岱龍說,晚期腎臟癌治療的標靶藥物,通常第一線會使用抑制VEGF的抗血管新生機轉,第二線則是可同時抑制癌細胞存活、生長、複製及代謝的口服mTOR抑制劑。晚期腎臟癌存活期的延長,其實與兩線藥物於適當時機替換使用有很大關係,因為治療在經過一段時間後,患者終究會對藥物產生抗藥性,此時透過不同機轉的武器轉換,才能持續毒殺與控制癌細胞。

查岱龍說明,兩線藥物接替的時機十分重要,因為晚期腎臟癌的患者本身體力就較差,若是在第一線藥物失效後,這段無效的時間太長,會讓病情、體能持續惡化,患者可能會因為身體狀況的考量,喪失接受第二線口服mTOR抑制劑的機會,非常可惜。而在判斷第一線藥物是否失效,查岱龍表示可從影像學與患者症狀變化兩者同步來判斷,若是有新的病灶產生,或是患者症狀惡化過於快速,此時都應考慮是否有改以第二線治療的必要。

查岱龍表示,若是能夠掌握好一線換二線的時機,在患者體力上良好、病情未惡化前接受口服mTOR抑制劑,不僅藥物的效果可以完全發揮,且因為口服mTOR抑制劑的副作用較少,生活品質也可以獲得有效提升。查岱龍也提醒患者,晚期腎臟癌治療雖以標靶藥物為主,但標靶藥物仍有其副作用,患者切勿擅自停藥,應與醫師保持良好的溝通,讓醫師了解有哪些副作用發生,透過目前醫療的照護下,這些副作用都可有效被控制。

社群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