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熱門:

嘉興餐飲界爆料 豬農賤賣死豬 上海人恐已下肚

中時電子報/陳柏廷/綜合報導 2013.04.02 00:00
大陸黃埔江死豬事件餘波不斷,被視為死豬源頭的浙江嘉興餐飲界人士爆料,大量死豬肉早就流入市場,且恐遭民眾吃下肚;他更直言,「上海人以前不知道吃過多少死豬,自己不知道而已。」

三月初起,上海黃埔江發現死豬,目前已打撈上萬頭,上海經調查後,把死豬源頭指向浙江嘉興豬農因豬隻大量病凍死,仍往江內棄置。

曾經擔任嘉興「病死畜禽無害化處理管理員」的陸根松卻直言,幾年以來,他從不記得自己實質性地收過死豬。

陸根松說,養豬戶們並不需要他們出動,死豬有另外的管道消納。這個通道並非通向黃浦江,而是通向千家萬戶的餐桌。

陸松根透露,養豬戶發現豬死掉後,並不會隨意丟棄,而是按照每斤一塊錢人民幣(下同)的價格處理,如此多少有點收益;若選擇無害化處理,每頭豬成本飆升為五○元,農民不僅毫無收益,反倒要貼錢。

據嘉興當地餐飲業老闆表示,死豬會用小麵包(車)往上海運,較容易偽裝,用木板在後面打上隔層,一車能拉上七八頭,一般不會有事情,如果碰到檢驗檢疫的人,乾脆把車一扔,跑路。

二○一一年,嘉興市曾破獲一個大案,三星村村民董國權、陳雪忠、姚建平合夥在董國權家中設立非法屠宰場,自○九年一月到一一年十一月,共有七萬七千頭病死豬流到各家餐廳桌上。

嘉興多位從事餐飲生意的老闆說,在黃浦江死豬事件爆發之前,當地農民還把死豬放在路邊,黎明前三、四點就會被撿走了,正規處理死豬的人,清早出來根本看不見死豬。

與此同時,面對眾人將黃埔江死豬源頭指向嘉興,當地農民不僅大力反駁,強調背黑鍋外,更有官員表明整起事件純屬上海豬農「自導自演」。

「我們這裡水系和黃浦江通嗎?」嘉興農民徐松林指出,當地水系只能通道海鹽縣,而海鹽縣方向則是通往錢塘江,與黃浦江是完全不同的兩個方向,更何況現在處於典型的「枯水期」。

嘉興當地官員則懷疑是上海豬農主導萬豬投江的場面。有官員稱,為何到現在為止,沒有公布包含上海耳標(豬隻出生地證明)的豬隻數量,為什麼近萬頭死豬只公布十餘頭耳標出自嘉興,「不能認定死豬全部來源於嘉興,必須作更全面的調查。」

社群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