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熱門: 蔡阿嘎 韓失業率 小嫻

加政府搶水 原民忍無可忍

立報/本報訊 2013.04.01 00:00
【編譯陳玫伶整理報導】健康照護員瑞絲基(Linda Redsky)坐在餐桌旁,還沒從落水驚魂事件中回神,當時她提著一堆採買物品,行經哮歐湖(Shoal Lake)的結冰湖面。據《半島新聞網台》報導,哮歐湖位於美國與加拿大邊界,瑞絲基和丈夫偉恩居住在安大略省(Ontario)西部,社區沒有道路連外,他們倆人走在靠近湖畔的冰面,突然聽見巨響。「我整個跌進水裡,」瑞絲基顫抖說道:「我看見天上的星星,而我正在下沈。」偉恩及時拉住瑞絲基,把她拖到安全處,他們彼此相互取暖,直到救援抵達,這已不是這對夫婦頭一次落水。「一開始我很討厭住這裡,夏天很漂亮,但我痛恨要橫越結冰的湖面。」瑞絲基說。一條運河把社區變孤島瑞絲基住在加拿大第一民族(First Nation)的原住民社區,也是著名的哮歐湖40號社區(Shoal Lake 40)。儘管這裡距離高速公路只有十多公里,到鄰近大都市也只要幾個小時的時間。但過去1百年來,哮歐湖居民一直被排除在加拿大的交通網絡之外。加拿大原住民認為,長久以來的疏忽與隔離,造成原住民與政府不斷發生爭執。社區的孤立處境,則象徵了加拿大政府與原住民之間的關係。溫尼伯市(Winnipeg)在1913年要求加拿大政府將哮歐湖畔的居民趕走,以取得都市居民所需的水源。市政府開鑿運河取得乾淨水源,但這條運河也使哮歐湖的屯居之地變城一座孤島,將居民與森林、貿易路線、道路和鐵路隔離開來。哮歐湖居民選出的領導人愛爾文‧瑞絲基(Erwin Redsky)說:「我們被阻隔了,這是人為的隔離,我們不是真的住在偏遠地區,我們可以聽到高速公路的聲音,也知道火車經過。」今年1月,隔離狀況暫時解除,一座臨時的鐵橋只在冬天開放,當地人稱為自由道路(Freedom Road)。愛爾文‧瑞絲基多年來不斷要求,希望居民不再需要冬日穿越哮歐湖。愛爾文‧瑞絲基說:「對我們來說這是自由,至少現在到我們建好永久連結為止。當結冰層變薄時不再有危險。」協助建造自由道路的羅斯(Tom Ross)已經70歲高齡,是一名富有經驗的重機操作員,他在闢築道路的每一日都沒有缺席。羅斯笑著說:「就像是惡魔島(Alcatraz),你無法離開這個島,但現在每個人皆可隨時自由進出。」哮歐湖居民的問題還不只聯外道路,由於溫尼伯市堅持乾淨水源區不作任何開發,使得哮歐湖的豐富水產與礦石禁止採發,曾經風華一時的採礦業和商業漁產已經關閉,就業機會很少。市府賣水 不甩資源共享溫尼伯市政府對百年歷史的哮歐湖水資源需求不減,更計畫在此建造加拿大規模最大的港口,將水源賣給鄰近城市,這項舉動引發愛爾文‧瑞絲基和社區的高度注意,他和居民代表反對新計畫,若市政府不罷手,他們將阻撓計畫的執行。英國殖民政府和加拿大原住民之間的協議,清楚將水資源分配給原住民社區,愛爾文‧瑞絲基表示,必要時將上法院和國際原住民表達訴求。愛爾文‧瑞絲基問道:「水資源對我們非常珍貴,對所有生物也是,我們的協議呼籲水資源共享。溫尼伯市要從中獲利,不是造福人群,我們將不計代價爭取資源共享。」他指出,哮歐湖居民因為沒有淨化水設備而飲用瓶裝水。溫尼伯市針對訴諸法律的複雜問題未作回應,但市政官員已聯繫上愛爾文‧瑞絲基,也幫助自由道路的籌建經費。安大略省和曼尼托巴省政府也提供有限的幫助。愛爾文‧瑞絲基表示,依據憲法對原住民事務有管轄權的加拿大聯邦政府尚未明確表達支持,他1月時曾遞交請願書給加拿大總理哈珀(Stephen Harper),至今仍收到回應。社區居民對於等待渥太華當局或其他政府給予解答已不抱期待。隨加拿大原住民去年12月發起的「不再懈怠」(Idle No More)抗議和絕食運動,哮歐湖居民將展開行動。愛爾文‧瑞絲基說:「我們現在和加拿大政府的關係正處於轉捩點,我們正在和解與針鋒相對的十字路口上。我們傾向和解,分享我們的資源,如同協議所承諾的一般。」但也不排除抗爭的可能。

社群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