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熱門:

新聞熱NOW典/謝依涵為財害兩命 媒體一刀殺三人

NOWnews/ 2013.04.01 00:00
文/李鴻典

才星期一,新聞的分量就很夠。有媒體說,今天一整天都被三個女人包圍了,是的,謝依涵、賴素如、于美人。

謝案、賴案、于案,當然都是司法案件,不過,賴于還有那麼點「家事」的味道,姑且不提了,至於謝依涵這一件,倒是不可不提,至少,也該在台灣新聞史上留下個紀錄。

上周五,案件的發展幾乎已經告一段落,當時,還是有人問我,真的覺得是謝依涵一個人做的嗎?說實在,我答不上來。倒是寫下了這段話「紀錄一下,媽媽嘴交還負責人了,看起來案子還在發展中;呂姓老闆說要再出發,結果網友說,去了怕被『雙殺』、怕被『附身』。我不猜測殺人的有誰,那叫司法,唯一確定的是, 呂鍾歐。已經被社會性抹殺了。」

什麼叫做『社會性抹殺』?其實不清楚出處,但根據漫畫「怨恨屋本舖」,就是「讓其無法於社會立足」,有人說,現在案件幾乎已經告一段落,士林地檢署應該近日就會將案子結案,這當然還是司法進度,可以肯定的是,媒體也差不多該結案了,只是,呂鍾歐的人生,是不是可以就這樣也跟著結案?

根據媒體報導,當媽媽嘴封鎖線解開之後,大丙就跟妻子在店內商討將來,他還會刻意選在人多的時候現身咖啡店。然後,據報導,有所謂行銷專家說,媽媽嘴已成最大受益者。

喔,被認為是殺人的主嫌、合謀、凶手,這叫最大受益者?

本報名家唐湘龍曾撰文寫道,「『媽媽嘴』真可怕。『媽媽嘴』所衍生的各種嘴更可怕。包括名嘴。我沒有比一般民眾知道更多細節。就算有,從同業耳聞的內容,我也裝不知道。做新聞工作,我儘量不做不懂、不確定、不重要的二手傳播。尤其這種事:人命關天。」

說得真好,檢討這件事,不少人邊看邊罵,然後,名嘴都成了「冥嘴」,淡水河畔「推車」「搬貨」的就別說了,拿兩條命切蛋糕、開香檳,這樣的演出就留給社會公斷,然後,猶記得呂姓老闆交保第一時間,有媒體報導說「嘴角上揚」,立刻被解讀成自信的神祕微笑,看到這個,我想,前國安會祕書長邱義仁應該特別有感覺。

不是說媒體全都不對,報導與民有關,民眾關心的事,本是天職,你當然可以說,媽媽嘴干我何事,但記得,這攸關社會治安,但過多的揣測、推論,那就過了,荒唐。

我身邊就有這種人,當案件看似完全膠著時,這種人立刻大罵檢警,「拜託,證據明明就這麼多,居然還讓嫌犯交保,是要放出來串供嗎?」結果,隨著案情發展,又立即改口,「本來就不能隨便入人於罪,你看看江國慶…」,喔,話都你在講。然後,看看節目上,有多少名嘴或是所謂資深媒體人,政治線的也來高談闊論媽媽嘴,天馬行空亂扯一番,謝依涵會編故事?那,媒體呢?

自命清高?別鬧了,關於這案子,我當然也寫了不少篇新聞,但就是報導,為了「好看」,新聞或許可以加油添醋,但在寫攸關人命的社會新聞,渲染,我還真不敢。

我有一個同學近來很感歎,他說,現在很怕被人家介紹為「資深媒體人」,該詞句在現在的社會環境中,似乎有:「唬爛愛演的老屁股」的意涵。想想也是,很多人常說,鄉民就是理盲又濫情,還有線上記者這麼說,網友就只會嘴砲,不要老是拿網友的話來做新聞,只是,嘴砲的,真的只有網友?

過去多次專訪前行政院長謝長廷,那次,他談到玉皇宮案,感觸極深地說了一句話,「你可以選擇不犯罪,但沒有辦法選擇不當被告」。有沒有罪,真的不能是誰說了算。

依照現有的資訊,大抵肯定就是謝依涵一人犯案,這下,媒體開始往其身上大做文章,練過合氣道、可以奪刀、孔武有力、可以一個人搬起四十公斤的咖啡機,人生設定六大目標…也好,反正謝依涵殺了人,媒體不過就是「借刀殺人」,呂鍾歐痛嗎?先別管那個了,你聽過收視率(點閱率)嗎?清明連假要來了,你準備去媽媽嘴打卡嗎?

(作者李鴻典,跑過政治線,現為NOWnews今日新聞要聞中心主任;文章屬個人意見,與本報立場無關)

社群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