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蕃新聞

熱門: 三立 颱風假

和中國交往,民進黨要站在國民黨的左邊還是右邊

美麗島電子報/林濁水 2013.04.02 00:00
和中國交往, 民進黨要站在和中共更遠的國民黨左邊還是和中共更近的右邊,這在過去似乎一直不成問題,大家總認為民進黨當然是站在和中共更遠的國民黨左邊,所以當蔡英文說「中國正在讓台灣各個政黨爭相在中國議題上加碼演出,利用國民黨與民進黨的競爭,創造其有利的條件和環境,不僅政黨的籌碼減少了,台灣的籌碼也沒了;如果台灣欠缺根本的制衡之道,可能從政黨間的競相加碼,演變到台灣的籌碼全失」明顯在警告民進黨中站在和中共更近的右邊已經成為潮流時,大家都嚇了一跳。

其實25年來,民進黨一直都堅定地站在和中共更遠的國民黨左邊的看法是有問題的。

1987才剛建黨,民進黨就推動「老兵回鄉探親運動」和國民黨的警察在街頭對峙,2000年陳水扁以「積極開放」取代1990年代末期國民黨的「戒急用忍」,都是民進黨站在和中共更近的國民黨右邊的例子。當然這兩件事,一個是人道議題一個是經貿議題,無可厚非,但政治議題,特別是主權議題民進黨也不見得全站在更遠於中國的左邊。2000年陳水扁宣布不廢除<國統綱領>,這是站在和國民黨一樣的位子,宣布「四不」,明白地放棄台獨,這更是比2000前國民黨總統李登輝的「特殊兩國論」更接近中國的例子。

陳水扁這樣地親中的表態中共並沒有正面的回應,理由有兩個:

一,當陳水扁親中時把李登輝趕出去後的國民黨急了,趕快在親中上加碼和陳水扁競爭中國的關愛。經濟政策上國民黨從服從戒急用忍180度跳到連陳水扁積極開放都痛批為「鎖國」的立場上;文化政策上連文化本土化都批為「邪惡的文化台獨,文化去中國化」;國家定位上更是痛批「四不」的陳水扁不夠一個中國。

二,北京看到民進黨在陳水扁領導之下變這麼大,於是相信李光耀向北京說的「陳水扁抗壓性低」,便想在陳水扁和國民黨同步親中時暫時按兵不動,讓國民兩黨競標北京的喜愛。

結果陳水扁不只等到不耐煩,甚至還被進一步打壓,試探他的抗壓性,才終於顔面完全掛不住而翻臉,開始宣布一邊一國。

陳水扁雖曾有幾年時間比1990年代的國民黨更親中,但大抵來說,2000後,和沒了李登輝的同時國民黨比民進黨是一直站在和中共更遠的左邊。

由於這樣的定位,傾向統一的李本京教授說,長期產生了一種效應,「民進黨反對聲音強,國民黨此時去政治談判(談統一),可以據此討價還價,萬一哪天民進黨沒影響力,大陸的姿態會高起來。」。現在蔡英文顯然擔心,民進黨在強調要和中國交往後會重新定位到國民黨的右邊,而又產生競標北京喜愛而失去李本京說的牽制國民黨效應的困境。

不管蔡英文是不是過慮了,但一旦要「更積極和中國交往」,那麼民進黨的確要好好釐定自己和中國交往的位置。目前傾向搶佔國民黨右邊的位置的立場看來大抵似有三種:

一,民進黨必須不只批判馬英九過度親美給北京聽,還要強調像「民進黨不像國民黨,國民黨和中共有恩怨,民進黨沒有。」「國民黨當年還在聯合國時強悍打壓中共,民進黨沒有。」「國際上都承認只有一個中國,台灣是中國一部份。」等立場,要「和中,對決國民黨」。

二,接受一國兩區,但在中國面前強調中華民國的存在;

三,先建立民、國兩黨共識後才學國民黨國共論壇建立民共論壇,避免被分化。

其實不管當事者多努力爭取北京的好感,但前面三種主張,嚴格說來北京認為真的站在國民黨右邊而會很高興的只有第一種。第二種立場北京的看法是,國民黨到中國從不敢提中華民國,你在我面前堅持中華民國的存在,當然是站在國民黨的左邊怎會是右邊。至於第三種,一方面破了中共設計來使民共兩黨競標的局,當然中共鐵定認為也屬於站在國民黨左邊的位置;另一方面,兩黨取得共識的確對台灣最好,但這一來兩岸交流豈不是回歸由陸委會,海基會負責的常態,國民兩黨都不必設什麼國共、民共平台要和中國交往,很多人為想站到國民黨右邊,但前面的三種途徑,用常識分析都會發現,其實不是都做得到被北京認可,甚至三種途徑目的雖然都相同,但實際運作起來還會彼此嚴重衝突。可見民進黨要站到國民黨右邊,真是不簡單的事。

其實,民進黨要站到國民黨右邊固然不是容易的事,仔細觀察這兩三年的發展,我們甚至會發現國民黨要拉大或甚至只維持在民進黨右邊的位置都不是簡單的事,李本京既然傾向統一,那麼為什麼不鼓勵國民黨不理民進黨趕快進行政治談判?他說「現在國民黨民意艱困,也不願冒然行動。」

社群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