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蕃新聞

熱門: 世大運 柯P 霸凌

基隆顏家後代一青妙 追索父母未完心願

自由時報/ 2013.04.01 00:00
記者趙靜瑜/台北報導

看上去年代久遠的紅色漆器盒裡,裝滿了父母親的書信、父親寫給兩個女兒的信,還有不為人知沒有寄出的信。台日混血作家一青妙從打開這口箱子之後,已逝父母親的一切開始清晰起來,《我的箱子》是一青妙為家人寫的家庭之書,也是自己溯源之旅的開始。

一青妙身兼牙醫、作家與演員等多重身分,《我的箱子》是她雙親的歷程,也是她個人尋根的故事,字裡行間有著日本人慣性的壓抑與平靜,沒有太多的眼淚,但理性的敘事依舊撼動人心。

一青妙的父親是台灣人,也是基隆顏家的長男顏惠民;母親是日本人一青和枝。顏惠民原本在日本求學,二次大戰日本戰敗,顏惠民被迫返台,但完全不懂台語的顏惠民無法與大家族相融,無法對台灣產生認同的顏惠民只得偷渡返日,後來在銀座認識了女侍者一青和枝,兩人結婚,生下了一青妙與在日本歌壇發展的知名歌手一青窕。

「父親被當作日本人教育,卻被要求不再是日本人;回到台灣,經歷了國民政府鎮壓的二二八,心靈上的震撼無從想像,兩個祖國讓他疑惑,在家人協助下回到了日本。」一青妙說,父親婚後回到台灣繼承家業,但生活一切完全格格不入,最後檢查出罹患肺癌,1985年過世,母親則在1993年因罹患胃癌過世,「在這段回憶當中,我反而對母親的記憶更加鮮明,父親鬱鬱,母親總是陪伴;她當年是如何以民女身分進入父親台灣的大家庭,真的很偉大。」

一青妙說,她曾經認為她就是日本人,但經過這段探索過去的旅程,「我不能忘記我的另外一個部分。」先生也鼓勵她不要讓「台灣」這一塊空白,「我很感謝我先生,也因為這樣,我從變色龍.妙,變成了台灣妙。」

社群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