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蕃新聞

熱門: 柯P 北韓 妙禪

《星期專訪》郝龍斌︰民調若高比率反續建 政院、立院協商停核四

自由時報/ 2013.04.01 00:00
記者鄒景雯/專訪

何者是核四爭議的最佳解方?繼提出民調主張後,台北市長郝龍斌受訪時進一步直言,未來民調若持續顯示高比率的民意反對核四續建,應直接透過行政、立法兩院協商,決議停建核四。政府現在就該有「最壞打算」,並開始做準備。

國家運轉 比核四運轉更重要

問︰最近你提出以民調來解決核四續建與否的爭議,但中央似未有接納跡象,雙方主要的歧異點究竟何在?

郝龍斌︰我不反對公投,這是法律賦予人民的權利,尤其在正反民意呈現拉鋸的情況下,以公投決定公共政策是民主國家常有的做法。我之所以建議做民調,主要是認為,如果持續的長期民調顯示民意趨勢相當明顯,是不是一定要進行公投,或者可以透過更快速的方式,來決定核四停建或續建,這是可以討論的。

我認為公投從提案、審議到成案,加上「不在籍投票」的規劃準備,基於提高投票率,我主張「不在籍投票」在這次公投應該要適用,因此公投的時程推算最快也要到年底才能舉行。未來幾個月,經過台電和原能會陸續提供資訊的情況下,如果民調始終顯示反對和支持核四續建的民意差距明顯,那麼就「不一定非要透過公投」,屆時可以透過行政及立法兩院協商,決議停建核四,將是一個可以儘速弭平社會爭議,降低對抗且也符合民意的做法。畢竟在長期高度社會動員下,若造成民眾的對立與不安,這不是大家願意看到的。同時,我認為國家正常運轉,比核四運轉更為重要!政府不宜把過多的精神集中耗費在單一且顯而易見的事務上,我們還有很多國家大事更須加速來推展。

我和中央最大的不同在於,中央認為不透過公投,爭議會沒完沒了。但我認為,這牽涉到投票門檻要過半的問題,如果投票過半,這好解決,若投票未過半,但主張停建的超過出來投票的一半,也就是有超過四分之一的公民反對續建,這又該怎麼辦?中央認為公投法怎麼規定,政府就依法辦理,但我對投票率能否過半的評估是保留的,因此認為問題並不會就此解決。所以政府現在就該有「最壞的打算」,並就最壞打算開始做準備。

問︰下一步你準備怎麼做?

郝︰台北市政府已經完成並公布了市民對核四公投和續建或停建看法的民調,目前支持和反對核四停建的民意是六十六%比十八%,在表態會投票的民眾中,更有高達七十八%的市民同意停建,十七%不同意。在核四公投成案前,未來我們會每個月定期追蹤調查,持續了解市民對核四資訊的掌握和投票態度是否有所轉變,也會對外公布。這是台北市的部分。行政院江院長也表示會指示研考會進行全國性民調。我建議新北市、基隆市和宜蘭縣也同步進行民調,以便充分掌握影響圈範圍內居民的意見。

新北基宜 建議同步進行民調

最近我也特地到原能會了解核安應變計畫與核四現況,原能會同意北市府可以推薦專家學者一人參加「核四安全監督委員會」,以監督委員會的運作,我們將會儘快提出人選。

問︰針對核電,你獲得的資訊與最大關切是什麼?

郝︰其實,核廢料是一個無法突破的難題。光是低階核廢料,台灣各地迄今都找不到民眾願意接受的場址,一半以上仍擺在蘭嶼,政府為此多次道歉。還有核一、核二、核三的高階核廢料(用過的核燃料棒)至今都存放在核電廠內,遠超過原本的設計儲存容量。這兩天,經濟部也公開承認,核廢料的最終處置場還沒有解決方案。我們從民眾連低階核廢料處理場都抗拒的情況來研判,核燃料棒的最終處置場根本是無解的難題。因此,核四如果續建、營運,核廢料一定會成為我們下一代的難題。

正因為核廢料無解,以我擔任環保署長和台北市長的經驗,我認為,節約資源、回收資源才是永續管理的關鍵。就好像我們明明知道,民眾厭惡垃圾處理設施在自己家附近,卻未必會自動回收資源,政府必須鼓勵民眾做好資源回收,同時加上一點點強制的手段 ,才能有效讓垃圾減量。台北市的垃圾費隨袋徵收之後,垃圾大幅減量,不但不需任何新的掩埋場,連舊的掩埋場也開始綠化變成公園,這就是有效管理的重要。

同樣的,台灣過去水費低、電費低,企業和民眾都沒有節約的習慣。可是現在興建水庫和電廠一樣都是高度爭議,幾乎很難推動,因此我真的認為從政府、企業到民眾都必須開始學習節約能源。不管核四建不建,我們都該節約用電,政府尤其應該帶頭來做。過去四年,台北市政府各級機關和學校以每年二%的速度持續節電,從九十六年到現在,市府已經節電十八.十七%。

未來我們還會繼續努力,包括改採LED燈泡以及各種節電設備。LED路燈具有節能、省電及壽命長等優點,台北市已經規劃要逐步將本市公園園燈及巷弄道路路燈全部換裝LED燈具。一○一至一○三年度北市計畫將七萬盞水銀燈換裝為LED路燈、園燈,迄去年底已換裝四七八○盞LED路燈、園燈。一○一年度申請中央補助辦理「擴大設置LED路燈專案計畫」,在北市十二個行政區巷弄道路,換裝盞數三一四七六盞,預定於今年六月卅日前完工。一○二年底,預定共達四萬五千盞。餘約二萬五千盞則將於一○三年度編列預算賡續辦理。

目前是以七十瓦LED路燈汰換二百瓦水銀路燈,每盞每年可節省用電六五七度(節省六十八%),節省電費一○九○元(節省七十九%)。所以七萬盞路燈,每年約可減少用電四五九九萬度,節省電費七六三○萬元,效益非常可觀。

節約用電 中央不能只說不做

節約用電,中央政府不能只說不做,我希望中央政府從各部會開始,從今天帶頭節約用電。唯有政府帶頭示範,才有資格鼓勵和要求企業與民眾一起節約用電。台北市政府非常樂意與所有的機關分享節約用電的經驗和方法。

我更呼籲台電必須痛切檢討用電管理效率不彰的問題,徹底改變過去的電力管理思維,並且朝智慧管理用電方向去努力。台電也應該從有效使用及有效分配的角度,重新評估台灣未來的電力成長以及電費成本,全面重新規劃台灣的電力資源。

我也要提醒支持非核家園的民眾,務實面對停建核四的代價,也就是如果停建核四,台灣的能源政策一定會有大幅度的改變,過去我們習慣了低電價、高耗電的生活勢將不再,未來我們必須改變生活習慣,積極節約用電。

核四安全? 「自己都無法信服」

問︰續建核四是政策兼黨策,壓力必然,你主要的支撐是什麼?

郝︰我是學科學的,科學講求的是一個實驗從規劃設計,到實驗過程,每一個步驟都必須非常嚴謹,才能確保實驗結果的正確性。這就好像做一個食品檢驗,如果取樣偏差,器皿沒消毒,化學藥品分量搞錯,只要有一個步驟弄錯,這個檢驗結果一定不正確!核四興建過程中歷經停工、復工、變更設計、施工次序錯亂、品管重大疏漏等等,很難讓我相信這個實驗還能夠產生正確的結果。

我過去在學術界做研究,主要就是做輻射對於食物保存的作用,我認為只要經過審慎的控管,輻射是可以安全運用在生活上的,因此我過去一貫支持輻射的應用,包括核能發電。可是最近由於核四的議題,我特別去找了許多資料來研讀,發現就目前我所讀到的資料,無法說服我核四是安全的。我對核安存有疑慮,這也是許多民眾的疑慮。

外界有人批評我過去支持核四,現在卻不,立場反覆。問題是,當年我支持核四時,核四並未有前述過程,演變成今天安全有重大疑慮。這就好像一個孩子小學時是模範生,我稱讚他,他長大吸毒,我當然不會再稱讚他,甚至會要求警方逮捕他。對於我這個始終支持輻射應用的人來說,安全使用核能是最高指導原則,「沒有安全,就不配使用核能」,這無關乎黨策或政策。

權力競逐? 民生問題無關藍綠

問︰不過也有人將你的動作與權力競逐連結,你又如何看?

郝︰現在我做什麼或不做什麼,都會被外界聯想到政治,但是我做我相信的事,說我相信的話,不會因為外界的想法而改變。

核四是民生問題,不是政治問題,無關乎藍綠。我希望大家在考慮核四問題的時候,能夠跳脫藍綠,不要被政治立場牽制。因為核四完全是一個公共設施是否安全,以及民眾是否信賴這個公共設施的問題,我們一定要從安全、從是非的角度來考慮。如果最後支持或反對興建核四變成政黨動員,我會覺得那是台灣民主的失敗。

社群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