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蕃新聞

熱門: 台大 胡大剛 中國新歌聲

諾貝爾經濟學獎得主獨家專訪-康納曼:幸福?可參考痛苦指數

中時電子報/謝錦芳/專訪 2013.04.01 00:00
台灣預定年底前推出「幸福指數」,諾貝爾經濟獎得主康納曼(Daniel Kahneman)接受本報獨家專訪時指出,人的情緒有快樂、希望,也有憤怒、沮喪等不同面向,他建議以「痛苦指數」(U-index)做為參考指標,因為痛苦比幸福更容易衡量,從公共政策角度來看,改善交通、增加老人社交機會、職業婦女托嬰設施等,可以減少社會的痛苦指數,相對提升人民的幸福感。

普林斯頓大學心理學教授康納曼與安.特瑞斯曼(Anne Triesman)夫婦應遠見.天下文化事業群邀請來台訪問。在緊湊行程中,台灣人的熱情,讓康納曼印象深刻,尤其一千四百多位民眾於周六午後聆聽他的專題演講,讓他又驚又喜。以下是康納曼接受訪談的精彩摘要:

測量負面情緒 是直接的方法

問:我國政府將參考經濟合作暨發展組織(OECD)推出「幸福指數」,您有何建議?

答:這是一個好的發展。不過,迄今,研究者對幸福(Well-being)這個概念還沒有完全清楚的界定,例如生活滿意度和人的心情,其實是不同的概念,人們對生活的評價和經驗到的幸福可能有關,卻是不同的。我個人傾向透過測量人們的情緒,來了解人們的幸福感,情緒有正面,也有負面,測量人們的負面情緒來了解人民的痛苦,是一個較直接簡便的方法。

從公共政策的角度,降低人們的痛苦是很重要的。所謂痛苦指數,即U-index,是指一個人花在不愉快狀態的時間百分比。例如,一個人在清醒的十六小時中,有四小時處於不愉快狀態,這個人的痛苦指數是廿五%,這個指數的好處是基於客觀的時間測量。如果一個群體的痛苦指數從廿%降至十八%,你可以推論這個群體的痛苦時間減少了十分之一。

目前還沒有國家 採用U指數

問:目前那個國家採用U指數?有那些重要的衡量面向?

答:事實上,我的主張並非主流意見,目前還沒有一個國家採用U指數。我認為,建立痛苦指數的好處是,明確告訴政府,那些問題有其急迫性,應優先解決。例如,極度貧窮、失業、心理或身體病痛、寂寞等,這些都是造成人們痛苦的問題。

問:您在《快思慢想》中提到,增加快樂最簡單方式是控制自己對時間的運用方式,可否舉幾個例子?

答:如果你可以避免浪費時間,就有更多時間做自己喜歡的事,例如,許多人認為上下班塞車很痛苦,也有人從事不喜歡的工作很痛苦。從這些面向,政府可以找到一些公共政策改善的空間,例如改善交通,可以增加人民的幸福感。

金錢的重要性 比所想像的低

問:有錢會使人更幸福嗎?

答:收入達到一個滿意的水準後,你可以買到更多的享樂經驗,但是你也會失去享受小確幸的能力。有一個研究分析蓋洛普幸福指數,結論是貧窮使人愁眉不展,財富可以增加一個人對生活的滿意度,但不能增加經驗到的幸福。

例如,研究發現,家庭收入超過七萬美元之後,幸福經驗的滿意度不會再上升,超過這個水準的幸福經驗與家庭收入的相關是零,也就是說,金錢的重要性比你所想像的低。

不過,如果一個人年輕時立志要變成富翁,日後他達到這個目標,他會比一般人對生活更滿意;如果日後他沒有達成目標,那麼他會比一般人更不滿意生活。因此,人們對自己所設定的目標,也是影響幸福概念的重要因素。

社群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