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腰痛、疲勞、血尿 小心腎臟癌

欣傳媒/丁彥伶/台北報導 2013.03.28 00:00

以「外婆的澎湖灣」走紅的歌手潘安邦今年意外爆出因腎臟癌驟逝的消息,令許多喜歡他的歌迷們非常不捨,台北榮民總醫院泌尿外科醫師張延驊表示,台灣腎臟癌新發生人數增幅69%,已經超過肺癌的60%,腎臟癌很難早期發現,許多患者發現時都已經錯失開刀治療的時機,只能利用化療。

張延驊表示,腎臟癌之所以容易擴散,主要是因為腎臟的功能是過濾血液中的廢物,因此癌細胞更容易隨著血路轉移擴散,但是腎臟癌的治療化學藥物選擇又很有限,最近衛生署核准新一代的TKI口服標靶藥物,可用於晚期腎細胞癌一線治療失敗後的接續治療,提供患者「腎利人生的」一線希望。

晚期腎臟癌的現行第一線治療,是抗血管內皮生長因子受體(VEGFR)的TKI口服多重標靶藥物,主要是透過抑制腫瘤血管新生,控制癌細胞生長及增生,但若使用第一線藥物失敗,第二線治療的選擇更少,台中榮總泌尿外科歐宴泉表示,新一代的TKI口服多重標靶藥物,可以讓患者在一線治療遇到瓶頸時有接續的治療選擇,得以持續抑制腫瘤血管新生,達到控制癌細胞惡化轉移的成效。

張延驊表示,腎臟的血管太豐富,而造成癌細胞容易轉移其他器官,有約3成的患者在初次發現時,就已經處於腎癌轉移的階段。傳統治療方式多以干擾素及第二介白素為主,但治療效果有限,而且副作用高,患者甚至可能需要長期住在加護病房,這種情形一直到標靶藥物的出現才獲得轉機。

目前腎細胞癌的標靶藥物機轉主要有兩種,一為酪胺酸激酶抑制劑,即TKI,作用機轉是攻擊腫瘤長血管的機制,抑制腫瘤血管新生,阻斷腫瘤生長所需的氧氣和養分,並直接抑制腫瘤細胞增生、轉移的訊息傳遞。另一種則是哺乳動物雷帕黴素靶蛋白抑制劑(mTOR抑制劑),目前健保給付的一線標靶藥物以TKI機轉為主。

張延驊表示,標靶藥物的發明,為晚期腎癌的患者帶來新的契機,曾有位50歲的患者因尾椎疼痛就診,確診時已是第四期腎細胞癌,同時已合併骨頭和肺部轉移,而他腎臟腫瘤也因為體積太大無法進行切除,但在口服TKI多重標靶藥物後,腎臟腫瘤大幅縮小且能進行切除,骨轉移和肺部轉移的腫瘤也獲得良好控制,為患者帶來重生的機會。

歐宴泉說,但因為腎細胞癌轉移快、惡化快的特性常使一線TKI標靶藥物使用一段時間後,部分癌友在治療上會遇到瓶頸,因此二線抑制腫瘤血管新生的標靶藥物接棒治療相當重要。

醫師提醒,腎臟沒有痛覺神經,因此腎臟癌很難早期發現,因此若常覺莫名腰痛難以痊癒、莫名暴瘦、全身無力、盜汗、血尿,或是排尿異常等,就要提高警覺,而半數以上的患者都是在健檢時超音波或驗尿時發現,因此提醒民眾應該定期健檢。

社群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