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熱門: 戴資穎 徐國勇 自拍

雲門2春鬥 3編舞家展新意

民生@報/陳小凌 2013.03.27 00:00
圖說:布拉瑞揚的新舞「搞不定」。陳小凌/攝影。

【文/陳小凌】沒有音樂,六位女舞者以甩髮、跺地,舞出咄咄的撼人樂章;髮絲和絲質洋裝延伸出如墨般的黑;結合國標舞與阿根廷探戈兩種元素的「光」,春鬥舞台迅速轉換為情慾流轉的舞池;還有觀眾看不到的舞作排練幕後風光。鄭宗龍、黃翊和布拉瑞揚三位雲門2編舞家,「春鬥2013-搞不定」28日至31日在台北城市舞台首演中,交出一張亮麗的成績單!

去年以「在路上」獲得台新藝術獎表演藝術大獎的雲門2助理藝術總監鄭宗龍,帶來紐約進修期間沉澱醞釀的舞蹈風景「一個藍色的地方」。不同於「在路上」的溫暖抒情,「一個藍色的地方」不是憂鬱的藍,而是濃烈的黑。鄭宗龍說,在這兒指的是黎明與黃昏,日與夜交替的2個時刻,是他在紐約進修時觸發的靈感,「自己的思緒常在腦子裡打架,過頭了變成情緒,有時很衝,有時像游絲般,流轉鑽竄,一絲一湧間,沒有關聯,各有表情;我希望藉由這個作品,分享那段時間的感受,用身體呈現出來。」

因此,他大膽挑戰舞作前十三分鐘沒有音樂,六位女舞者以甩髮、跺地,奏出咄咄的撼人樂章;髮絲和絲質洋裝延伸出如墨般的黑,隨著舞者身體不斷移動,則如一股強烈的氣流在眼前盤旋、渲染,重擊觀眾的心。

從小受到跳國標舞父母的影響,今年黃翊編出結合國標舞與阿根廷探戈兩種元素的「光」,黃翊說,他只想找回小時候跳國標舞那種單純的快樂:「聽著音樂,踩著舞步,臉上都是歡笑。」就這麼單純找回舞者肢體的動作。

以舞蹈寫詩的這支四人舞「無聲雨」,創作靈感來自手語。看來安靜內斂,各中情緒卻峰迴路轉,從嘴唇、指尖、肩膀、胸口到腳,舞者以細膩婉轉的肢體,有時如戀人的叨叨絮語,有時又像一個人的獨白。黃翊說,「無聲雨」是毛毛細雨,沒有大雨的喧嘩,輕得像粉塵,像空氣,安靜緩慢地滲入,不知不覺才發現:臉上、身上都結了水珠。

邁向不惑之年的布拉瑞揚,這次和舞者大玩幽默。「搞不定」像是在排練場裝了錄影監視器,觀眾看不到的舞作排練幕後一一現形。八位舞者拿出絕活,在不確定自己要跳什麼、怎麼跳的曖昧等待中,編舞家和舞者卻製造出許多意想不到的笑果。

布拉說,這個作品最大困難,在於它沒有鋪陳醞釀,沒有明確的主題讓身體有所依歸。甚至他在大陸巡演時,找鄭宗龍和黃翊「代打」發號施令時,意外發現舞者表現「超水準」;「我希望大家可以放輕鬆,當作來到一間沒有菜單的餐廳用餐,期待廚師變出什麼菜色來。有時候,『搞不定』也會有意想不到的驚喜。」

台北六場演出後,雲門2將陸續展開4月20、21日台中中山堂兩場演出,以及5月3、4日在高雄大東文化藝術中心的兩場演出。

社群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