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蕃新聞

熱門: 劉文雄 葉克膜 蔡瑞雪

許芳宜:弱者沒哭泣的權利

中時電子報/汪宜儒/台北報導 2013.03.28 00:00
中天電視台舉辦的中天青年論壇昨天在台大集思國際會議中心登場,由主持人陳文茜和舞蹈家許芳宜對談。許芳宜分享語言不通、獨自在紐約闖盪,到躍上瑪莎葛蘭姆舞團的首席又決定離開,選擇成為「飛人」,往來各地與不同編舞家合作的心路歷程。

論壇現場擠進了五百多位聽眾,笑聲掌聲不斷。包含中天董事長馬詠睿、白鷺鷥文教基金會董事長陳郁秀、中國時報社長王美玉等人都出席聆聽。陳文茜表示,台灣從過去到現在,擁有重大成就的人都必須經過一個方式:way out,走出去。許芳宜就是個好例子。

對於陳文茜說的way out,許芳宜強調:「不是一定要出國,而是要問:自己是透過什麼方式看世界?台灣雖是島國,但島不會關住人,最怕是永遠看著自己畫出來的圈圈,還自得其樂感覺良好。」

許芳宜談到,當年雖然成為舞團首席,卻因亞洲人、黃皮膚的限制,演出機會還是比其他人少,打開演出表,別人有十場,自己只有兩場。許芳宜說:「愈是弱者愈沒有哭泣的權利。我只能珍惜每次上台機會,表現自己。我告訴自己:要讓觀眾享受,要讓自己過癮,這口氣才算出了。」

許芳宜後來還是決定離開舞團,因為「不滿足」:「我覺得還有更多可能,但會是什麼?我不知道。我只知道只有把自己逼到絕境,斬絕所有安全後路,才可能有新的成長。」

目前,許芳宜與各地編舞家合作,一年總有一半以上的時間不在台灣。許芳宜說,「最誇張的是去年,連續三個月在國外,不斷換飯店、換劇場、換編舞者,但很享受,因為那是我選擇、我要的。」

現場學生提問踴躍,有人問她,台灣不是個尊重藝術、願意給予很多補助的國家,她是怎麼撐到現在?也有人問,當初如何說服家人讓自己從事藝術,又是依靠什麼堅持至今?

許芳宜說,尊重這事不能外求,「永遠得先要求自己」。她也說,當年父母反對她跳舞反對了十年,但面對夢想,夠傻就夠勇敢,「我要證明我可以,要證明舞蹈是個專業,不要他們操心。」

社群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