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熱門:

穆勒咖啡館&春之祭 碧娜經典作登台

民生@報/陳小凌 2013.03.26 00:00
圖說:德舞蹈大師碧娜•鮑許經典舞作「春之祭」。兩廳院提供。

【文/陳小凌】「我透過我的眼睛跟心靈來學習這個原本屬於碧娜的角色。」法籍資深舞者海倫娜•碧肯(Helena Pikon)今天來到台北,面對28日即將在國家戲劇院登場的《穆勒咖啡館》舞作,她將擔綱德籍舞蹈大師碧娜.鮑許所演的舞作。今天她感性的說:透過這個角色,她瞭解到碧娜鮑許即使忍受身體的不舒服,在跳完這個角色之後,所獲得的重生之感。

海倫娜說自己並非透過「模仿」碧娜來詮釋這個角色,碧娜其實並沒有告訴海倫娜有關這個角色的一切,海倫娜說自己是透過眼睛,觀看碧娜所做的一切來感覺並學習這隻舞作。

雖然碧娜在2009年驟逝,德國烏帕塔舞蹈劇場在兩位藝術總監多彌尼克‧梅西及羅伯˙史登的領導之下,仍是全球舞壇重要的團體之一。多彌尼克今天率60為團員來台,他說,舞團其實在碧娜過世前,已經歷過無數次重演舊作的經驗,因此早已習得如何在舊作中加入新舞者的「Know How」,除了學習經典,也希望舞者能夠誠實地在舞作中擁有自己的表現,雖然「碧娜觀察舞台上所發生一切的眼睛,是誰也無法取代。」

在雲門藝術總監林懷民的大力推薦下,舞團第五次來到台灣,帶來這兩隻碧娜早期經典舞作《穆勒咖啡館》及《春之祭》。其中《穆勒咖啡館》原先是與德國波鴻(Bochum)合作演出莎士比亞馬克白系列其中之一的節目,這是一個大型的歌劇製作,當中有演員也有舞者。而1978年碧娜決定發展屬於自己的《穆勒咖啡館》版本,這作品亦是碧娜小時候父親開設的咖啡館記憶,因此才有現今六個舞者的版本。

《穆勒咖啡館》充滿豐富且強烈的個人內在情感,在排練時舞者之間會產生很強的親密感,可是同時彼此之間又會產生很強烈的疏離。演出時由於碧娜自己本人也在舞台上,因此她是透過聽覺來感覺舞台上所發生的一切。

多彌尼克說,目前舞團所加強的訓練,除例行的晨間訓練,舞者也被鼓勵覺知當下、覺知自身所經歷的掙扎、並對自己身邊的人事物保持強烈的意識,來進行自我訓練。舞團擁有碧娜身後所留下的豐富遺產,例如珍貴的錄影資產,讓舞團的訓練得以持續進行。但「演出是活的」,因此舞團會保持續延展的精神來進行創作。

《春之祭》是1975年改編自斯特拉溫斯基的作品,原先這是一支完整曲目,由Wind von West、The Second Spring、及春之祭三個部分組成。而此次將由台灣舞者余采芩第一次在台灣舞台演出,余采芩表示很難形容自己詮釋《春之祭》紅衣女子的感覺,有一種類似「回家」的感覺。

她說自己第一次上台演出《春之祭》時,充滿了既非快樂也非悲傷的複雜感受,整個身心處於一種沈默(be silent)的狀態。多彌尼克則說《春之祭》紅衣女子的身體性很強,舞者非常容易被其中強大的能量吸引進去而無法自拔,等舞者慢慢度過那個狀態就會產生一種喜悅,而每個舞者面對這強大的身體能量的感受都不同。

余采芩與《春之祭》還有一段因緣,還在北藝大求學時,便因在Youtube上看了鮑許《春之祭》,震懾於紅衣少女七分鐘激烈的瘋狂獨舞最後癱倒在地,使她決定追隨鮑許,北藝大畢業後進入鮑許母校福克旺學院,隨後加入娜.鮑許烏帕塔舞蹈劇場。此次另有福克旺舞蹈工作室(Folkwang Tanzstudio)的三位台灣舞者錡靜萸、徐彰玟與田采薇,也參與《春之祭》演出。

《春之祭》充滿不規則的節拍、飄忽的調性,而鮑許將這首曲目,改編為舞蹈史上經典之作,以即將被活活獻祭給大地之神的紅衣少女,在眾人的注視下狂舞至死,舞台上鋪滿了泥土,淹滅著零亂破敗的肉體。舞者的喘息,肌肉的抽動,滿台撲飛的塵土,交織出絕美的與飽含張力的氣氛,亦表現出人與土地之間的連結與力量。此次演出在舞台上將鋪滿黑土,是由德國隨舞團載運過來。

3月28到3月31日在國家戲劇院演出四場的《穆勒咖啡館》及《春之祭》,票券開賣即受到觀眾極大的注目,票券已全數完售。台北場演出後將赴高雄市文化中心至德堂演出,如欲觀賞的觀眾,還可把握難得機會。

目前兩廳院售票系統除了與萊爾富、7-ELEVEN合作售票外,亦可於全家便利商店使用購票、取票服務。此外,全家便利商店更優先提供消費者自由劃位的購票服務(萊爾富、7-ELEVEN為電腦自動配位),歡迎消費者多加利用。

社群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