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熱門: 主播 雷陣雨 奧林匹亞

日電影揭示殘障者性慾 擴大社會認識

立報/本報訊 2013.03.26 00:00
■宋竑廣在台灣與其他國家,關於殘障人士性需求的社會教育,儘管推廣資源有限,但一直沒有間斷,除座談會、專書與演講等,透過紀錄片、影劇作品更具有強大傳播效果,前陣子上映的美國電影《性福療程》便是一例,而在日本,最近也有了類似的作品,《從黑暗中伸出手》(暗闇から手をのばせ),以殘障人士的性與其服務者為主角,讓社會認識到該議題的諸多面向。▲日本電影《從黑暗中伸出手》海報。據電影官網資料,日本全國有348萬18歲以上的、基本上只能在家的殘障人士,而這部片用幽默與愛的調性,描述提供服務給他們的性工作者:女主角沙織;她因為這份工作的污名,引來一連串的苦惱、傷害與成長,如同性工作者字面上的意思,電影以寫實的方式演出沙織的故事;而應召站老闆一角,則是在平時冷淡的態度之下,別有溫柔的一面;另外還有各式各樣有趣的配角群。故事的開始,沙織在偶然的情況下踏入這個行業,但第一天工作就大為震撼;全身刺青的肌肉萎縮症患者,向她要求全套服務;因為車禍而殘障,失去身體自由,把自己封閉起來的少年等狀況各異的客人,接觸過這些努力生活的人們之後,她心中萌生新的想法,也有崩毀而去的念頭。卡司方面,飾演沙織的演員小泉麻耶,曾獲選2009年日本電視宣傳女孩,演過電影《電子女孩》、《特命女子》及《大搜查線》最終篇等,平時活躍於日本各大電視節目,也有出版寫真、拍攝DVD、廣播、舞台劇等活動;飾演應召站老闆的津田寬治,自1993年以北野武導演的《奏鳴曲》出道後,接連演出電視劇或電影,2002年以電影《模仿犯》得到日本藍絲帶電影獎最佳男配角,2009年又以獲獎無數的《東京奏鳴曲》,得到高崎電影節最佳男配角。還有出身MMC劇團的森山晶之,演過電視劇《深夜食堂》、《平清盛》與電影《大搜查線》最終篇的管勇毅,演過電視劇《相棒》的松浦佐知子,演過北野武電影《壞孩子的天空》、得過東京體育報紙電影獎的MORO師崗,以及本身即為先天性多發性關節攣縮症(Athrogryposis)患者的諧星霍金青山,他在1994年以「史上第一位殘障諧星」出道後,常以殘障人士的性、排泄與遭遇為主題表演黑色幽默,有不少殘障權益著書,與不間斷的相關演講行程。身為導演並同時擔任編劇與製作的戶田幸宏,原本是角川書店等出版社的編輯,95年在第一回YOUNGJUMP原作大賞以漫畫家身分出道,之後企劃過改編自宮部美雪小說的電影,與NHK紀錄片節目導播等,所著劇本連連獲得大獎,又被改編為舞台劇、連續劇等。原本他打算在紀錄片節目裡做殘障人士性需求的內容,不過被電視台拒絕後還是念念不忘,便改寫成電影劇本,自資拍攝而成。探索禁忌 佳評如潮目前這部片已經得到不少好評。導演大林宣彥說:「正面地表現一般人不會碰觸的主題,直觸人心,讓觀眾和角色們產生共鳴,換言之,是一部讓人在68分鐘的片長中,充分感到看電影的喜悅的作品。」作家中森明夫說:「既色情,又深刻,感人。(在日本尚無)以殘障者的性為主題的電影,描寫赤裸人類的傑作。」影評秋本鐵次說:「小泉麻耶大膽的性魅力,讓人想到經典性感明星的風采,期待她的演藝事業再上一層樓。」本片還得到夕張國際電影節(Yubari International Fantastic Film Festival)兩項大獎,還未上映就造成話題。電影主題曲《爆音耳機》與插曲《對你施了魔法》,皆由歌手「轉學生」作詞作曲並演唱;「轉學生」在音樂雜誌訪問時曾說:「希望能做出『從懸崖摔落而無法爬出,但還是望著天空』般的音樂。」而導演戶田幸宏先前一直在尋找主題曲時,便希望能夠連結主題,讓人想要探知主角內心想法,又能取代台詞、給觀眾暗示;他在解釋主題曲的意思時說:「電影主人翁的心境,就像是戴上耳機,用破壞般的大音量封閉自己似的。」一般社會大眾,或許直到電影作品之前,沒有接觸此一主題的經驗,因此紛紛肯定導演的勇氣。在台灣,儘管還沒有本土的作品揭露此一主題,但過去仍有不少論述活動供民眾接觸;2007年,由妓權組織日日春關懷互助協會主辦的「春光疊影—妓女聯合國紀錄片影展」中,韓國紀錄片《尋找粉紅天堂》,講述一位腦性麻痺的鄉下男子,千辛萬苦跋涉到首爾的紅燈區,希望體驗性的滋味,卻遭遇國家罰嫖政策的困境。2011年12月,日日春關懷互助協會又舉辦「《性與政治系列論壇》邊緣翻騰-我的障礙身體.我的性」,活動介紹裡有一段自閉兒家長的心聲說:「性的問題都還存在,可是大家都視而不見!問題是,這樣的壓力最後會被壓在『就是你家的問題』…家長其實沒有能量抗衡社會的壓力、沒辦法承擔發生事情時,整個社會的指責,那家長要怎麼辦?唯一的辦法就是把小孩關在家裡,問題是這方法真的對人很不合適。」類似困境,也曾在蘋果日報對公娼的訪問中出現過。忽視殘障人士的性需求注意到這個問題的,當然不只妓權組織或社運團體,身為當事者的殘障服務團體,自然也流洩過相關紀錄;一篇由服務志工所寫的《我和我的殘障朋友們的愛慾情仇》文章,不約而同地傳達著同樣的處境:「一個35歲的男人,看見了喜歡的女人,勃起、射精,這在正常人的正常世界中再正常不過,但發生在一名35歲的智障男人身上,它就成了一個不可說、不能說、不知該如何說的禁忌。」殘障人士的性需求,將性工作合法化的爭議拉到更高的人道層次,而非僅僅是色情或縱慾的管道,也暴露了社會上不同階級的落差,突顯出婚姻市場裡的弱勢處境,然而,不管是性工作或殘障人士的性需求,目前社會的認識與正視尚遠遠不足,如同《從黑暗中伸出手》的觀眾所說:「這是社會會背對著、不去面對的議題。」現在日本的殘障權益人士,已整理關於性的資源,建立情色留言板、友善妓院名冊等,但尚未擴及於智障者。殘障性權人士常說:「媒體只會把我們(智障、殘障)演成天使,純真到沒想過性。」天使沒有慾望,但畢竟人不是天使,有慾有情,這般美好的公眾印象,不過是不人道待遇的遮羞布。相對於社會的隱諱不語,大眾娛樂文化則為議題的曝光起了推波助瀾的作用;由約翰霍克斯(JohnHawkes)、海倫杭特(HelenHunt)主演的《性福療程》在美國叫好叫座,週末單廳平均票房突破3萬美元,在台灣上映時也吸引不少關心殘障與性別的人,吆喝親朋好友前往觀賞。而《從黑暗中伸出手》在日本才剛剛上映,網友KEEGO說:「專接殘障人士的應召女郎與性的弱者,果敢地挑戰社會禁忌的一部作品,片中主角們所要面對的現實,不是廉價的救濟可以解決的。」除本國觀眾的期待聲音之外,還有外國網友評論說:「我們很幸運能有這部電影,把被遺忘、隱藏的議題重新帶到世人面前,戲裡女主角的哭泣令人動容,多希望在我的國家也能上映。」或許市場的刺激將帶來更多的相關創作,當然,我們也需要有台灣本土的版本早日問世。

社群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