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熱門: 鹹豬手 走路工 麻疹

俄富二代 告別塞國享樂天堂

中時電子報/尹德瀚/綜合報導 2013.03.24 00:00
擁擠的舞池裡,年輕人忘情的扭動身軀,空氣中瀰漫著濃烈的酒精、香菸、慾望、乃至毒品的氣味,這裡是塞浦路斯濱海城市利馬索爾的一家夜店,但人群中摻雜著很多與當地人明顯有別的男男女女,他們多是來自俄羅斯的富二代,塞浦路斯則是他們享樂的天堂。

俄羅斯和塞浦路斯有不少相通之處,包括同樣信仰東正教和使用同一套字母,從莫斯科搭機到塞浦路斯約三個半小時,蘇聯解體之後,俄羅斯人開始移民塞浦路斯,吸引他們前來的除了陽光之外,還有更多其他誘因。

誘因之一是只要在塞浦路斯購置房地產超過廿七萬五千歐元,自動成為歐盟居民,其二是塞國單一稅率一○%,遠低於俄羅斯,另外塞國銀行和主管機關不會過問顧客存款來源,因此俄羅斯人爭相把錢存進塞國銀行,據說占後者存款總額近半。

利馬索爾現已聚居一萬九千俄羅斯人,這裡是典型地中海溫暖氣候,卻有俄國生意人開了一家皮草店,一件黑貂皮售價三萬五千歐元;餐廳供應從黑海空運來的魚子醬,顧客想當然多半是俄羅斯人。

定居塞國的俄羅斯人中,有一部分是俄國豪門和企業大亨的妻子或情婦,她們的夫婿或情人大多時間仍在俄國照顧生意,放她們孤單在此,只好到夜店尋歡作樂,至於那些富二代更是放浪行駭,靠著老爸給的信用卡,夜夜笙歌,也使塞浦路斯夜生活多采多姿。

但這一切都即將改變,在塞國宣布準備課徵存款稅之後,很多俄羅斯人從銀行提領現金改買黃金,同時開始打包行李準備離開,前往其他避稅天堂如開曼群島和澤西島。這些俄國人再也不會相信塞國銀行體系和歐盟。一位俄國人預測,九○%俄羅斯人都會從塞國消失,一旦俄國人離開,塞浦路斯很快就會走下坡。

社群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