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熱門:

喝到壞了了 酒鬼戒癮重生

中時電子報/(潘先生口述/張翠芬整理) 2013.03.24 00:00
一旦染上酒癮,如果沒有別人幫助,靠個人力量是很難康復的。對酒癮患者而言,戒酒沒有特效藥,唯一保持清醒的辦法就是滴酒不沾,無論如何不喝第一杯。─潘先生

我姓潘,我是個酒鬼!停酒資歷十八年,是台灣戒酒無名會中最資深的酒鬼。從廿幾歲開始,天天和酒為伍,一開始是睡不好,藉酒助眠,後來越喝越多,越喝越烈,從米酒到紹興、五加皮、竹葉青…,什麼都喝,別人讚我酒量好,我也自認自己「酒品」好,喝醉了從不摔東西、打人、罵人。

我今年六十一歲,是一家化學公司的技術工程人員,廿八歲娶妻,有兩個兒子。一直以為喝酒是件快樂的事,只是,喝酒卻讓我過著「雙重」人生。喝多了隔天宿醉,渾身不適無法工作,總是找各種理由向公司請假,或渾身酒氣上班,騙同事說前一晚有應酬。

爛醉過雙重人生 生活充斥謊言

為了喝酒,我的生活充斥著謊言,無時無刻想辦法找酒喝,怕別人發現我喝酒,就買小瓶參茸酒藏身上。太太剛開始好言相勸,後來因屢勸不聽,氣得大吵小吵不斷,我卻把吵架當成喝更多酒的藉口,她越吵我喝越多。

家人和朋友不斷警告:身體會出問題。可是,我對酒精的渴望已無法控制,勉強停下來不喝,就不能入睡、頭痛、嘔吐、心悸、盜汗、全身發抖,只好又用酒來解決這些症狀和痛苦,經常喝到爛醉如泥,癱在家門口醉到天亮。

卅八歲那年,走路不穩、肝功能嚴重異常,動不動就昏倒,無法正常工作,被送急診住院治療,接下來三、四年,不斷進出醫院,只要一碰酒就重蹈覆轍。

肝腸胃機能停擺 家人耐心耗光

最後,我飯可以不吃,酒卻不能不喝,腸胃機能完全停擺,大小便失禁,身高一六五公分,體重不到五十公斤,還出現幻聽,家人以為我中邪了,求神問卜,中藥、草藥、偏方、符水都試。

長期酗酒把家人的耐心耗光,大家惡言相向,罵我是「酒鬼」、無路用。眾叛親離之際,家人把我騙到馬偕醫院戒酒,關進精神科病房限制行動三周,馬偕吳光顯醫師很嚴格,不只是開藥,還要我去參加「戒酒無名會」。

這個由酒癮患者組成的戒酒團體,大家有相似的經驗,沒有人會羞辱、責罵你。在這裡,我第一次感覺:「我們是同一國的人,我並不是壞人,是真的生病了!」

從四十二歲加入戒酒無名會,十八年來,沒再碰過一滴酒。很多人懷疑,喝一點點都不行嗎?戒酒無名會書中很明白寫著:「要把酒癮患者變成一個可以正常喝酒的人,天底下根本沒這回事!」因為,「這個病是一輩子的,會一直帶在身上。」

停酒初期很難熬,心悸、盜汗、頭皮發麻,症狀極度不適,很多人又陷入喝酒的惡性循環,戒酒無名會其他成員熱心地陪伴我度過最難受時期。我也堅持:「無論如何不喝第一杯。」半年後,不再需要吃任何鎮靜、助眠的藥。參加喜慶宴會,都直接說,「我有病,不可以喝!」杯子直接倒果汁,別人鬧酒就托辭有事先離開。

找到支持力量 撿回健康與人生

現在,每年健康檢查肝功能等指數都正常,我撿回自己的健康與人生。太太前幾年罹患癌症過世,在我身心最脆弱的時刻,也是在團體中找到支持力量。一旦染上酒癮,沒有別人幫助,靠個人力量是很難康復的,我也樂於分享自己的經驗,希望能幫助其他人擺脫酒精的魔掌。

註:戒酒無名會規定,所有成員對外均保持個人匿名。

社群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