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熱門:

書畫修復 陳瑞彬用心贏肯定

中央社/ 2013.03.22 00:00
達人帶路系列(中央社記者魏紜鈴台北22日電)書畫裱框修復,在台灣不是主流技術,並不多見。台北錦華堂負責人陳瑞彬,年僅40出頭習得相關技能卻已有20年,客戶不乏喜愛收藏書畫的政商名流,信用與用心是他的成功關鍵。

南投子弟陳瑞彬,幼時因調皮好動,國小4年級被送去學書法,沒想到學出興趣,更學出一輩子的事業。

陳瑞彬寫得一手好字,國中時拿著寫的春聯在街頭巷尾販售,高中更靠著賣春聯,5天就賺進新台幣20萬元。之後,念美工科的他北上學藝開店,先後曾到蘇州、香港和上海拜師學藝,跟隨專業裱畫師傅學習相關技術。

台灣氣候潮溼,書畫保存若沒有妥善照顧,很容易泛黃發霉生斑,於是書畫裱框修復等工作就很重要,其中單是作品裱框使用的漿糊,大有學問。

漿糊有分化學和天然,陳瑞彬說明,許多裱框店買添加防腐劑的現成化學漿糊,少少的錢能買一大桶,可以用很久,而真正品質良好的漿糊,是用麵粉和中藥自製的,這種漿糊若沒有在一定時間內用完,會變硬壞掉。

陳瑞彬解釋,使用天然的漿糊,一方面不會破壞宣紙纖維,二方面也不易讓宣紙變黃,「其實自製漿糊成本也不高,只是保存期間不長,要不要使用的關鍵,也是看裱框店的用心程度。」

會被專程拿去裱框修復的書畫,不外乎都是備受珍愛典藏或價值連城的作品。不肖業者將客戶要求修復的名書畫作品,以贗品替換,大有人在。陳瑞彬說,做這行靠的就是讓客戶真正安心的信用。

裱框修復說起來簡單,其技術並不是一兩天便可習得而成,對於破損程度、紙張質料、顏料種類等判斷,都需要長時間的經驗累積及過人的耐心及細心。即便已是裱框修復界翹楚的陳瑞彬,仍謙虛的說,自己還在不斷的學習。

一般傳統國畫裝裱需用4層,除作品本身的畫心,之後還有命紙(作品背後覆蓋的第一層紙稱為命紙,意即延長作品壽命的紙張)及2層背紙。修復時,大致概念是在畫心不損傷的前提下,將畫心與命紙托出分離。

修復有折痕破損的書畫,其中所需的體力與專注用心,非一般人能想像,更何況是破損度嚴重到碎裂、打不開的作品,陳瑞彬都能像施展魔法般,將它們煥然一新。

將客戶所託的作品修復完整漂亮,再交還給客戶手中,對陳瑞彬來說,處理千萬名畫的壓力,在這種使命必達的成就感之下,更顯得微不足道。他認為,做這行要講究信用和良心,他在25歲於台北信義路邊的小巷創立了錦華堂,已成立17年之久,因為他一路秉持的堅持,如今累積的客戶除了博物館及愛畫惜畫者,更有不少是高知名度的政商名流。

陳瑞彬說,學習裱框修復技術是漸進的,學會裱才能學復,很難說清楚要學這技術多久能上手,一切還要看個人天賦與興趣。

陳瑞彬有開設裱畫班,目前有5名學生跟著他學藝,2名已學了超過10幾年的學生外,還有1名學了4年之久的英國人,他希望能將裱框修復的技術,繼續傳承綿延下去。

社群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