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熱門:

名家論壇》唐湘龍:看著梵蒂岡,我笑了

NOWnews/ 2013.03.22 00:00
文/唐湘龍

去年初,馬英九連任。意料之中。

如果你認知的結果不該是這樣,只能說,你的主觀意志跟客觀形勢落差太大。我們可以談一談客觀形勢。整理一下你我的歷史知識,看看我們所在的歷史座標。

去年中,馬英九第二任期開始。應「香江論壇」的邀請,去香港談未來的兩岸情勢。大家都在關心,馬英九接下來四年要做什麼。

我哪知道?但是我假裝我知道。我說:中華民國要重新回到國際社會。北京要在兩岸關係上有進一步的開展,請正視中華民國存在的事實。不要光說「九二共識」。不要內外有別,把台灣當傻子。雖然北京也需要時間去準備和調整,但希望這個準備和調整都是朝著面對歷史事實的方向走。

這個事實就是:中華民國還活著。而且,活的不錯。

今年,中華民國102年。我常問:「中華民國還能活多久?」我不算命的,這問題,我當然也不知道。雖然我們都喊過「中華民國萬歲」,但其實,我只想知道中華民國能不能活到153歲。如果可以,中華民國154年元旦,將有重要歷史意義。中華民國將打破「南宋朝」紀錄,成為千年以來,存活最久的「南方王朝」。

在中國歷史上,「南方王朝」有其宿命。「南方王朝」在經濟、文化上強勢而主動,在政治、軍事上弱勢而被動。就算偶而強過,不管是桓溫也好、岳飛也好,北伐都是失敗的。如果歷史的格局放大一點,蔣介石的北伐成功也是短暫而且表面的。南方政權向來有其偏安格局。

「偏」與「安」,意味著「中」與「亂」。中原有亂,就會有偏安之心,之局。而偏安的宿命也就在於,如果「中亂」結束,中原不亂了,中原開始出現統一、安定,甚至某種程度的富裕時,「偏安」的的心理基礎就會動搖,在國族意識上,偏安政權的正當性就會流失。然後,中國人一直相信的歷史輪迴劇:天下合久必分,分久必合,就會再演一次。

如果你認為這個輪迴停止了,我還是只能說:你的主觀意識和客觀形勢落差太大。一廂情願,從來不會帶來幸福。

信而有徵的歷史大概二千多年。不算長。但在這個不算長的歷史裡,中國的政治史軌跡是這樣走的。唐以前,是從西往東走。每一個王朝都是崛起於西方,隕沒於東方。像西周到東周。像西漢到東漢。像西晉到東晉。在唐以前,只有東西意識,沒有南北意識。即使東晉已經到了杭州城,但空間意識仍然是東西意識。

岳飛的故事,被談爛了。裡頭都是「忠奸之辨」。但對我來說,那就是「南方王朝」最後一次對政治統一的試探。岳飛的失敗,一敗就是千年。到鄭成功,小試了一下,也是敗。

我的歷史哲學很有限。不講了。但這跟中華民國,跟馬英九有什麼關係?有一點。因為南宋「偏安」,一偏竟然偏了153年。這153年就世界史非常重要。南宋朝的文明是世界級文明。當時的杭州就是今天的紐約。瑰麗璀璨、風華無限。那是馬可波羅的印象。今天義大利威尼斯機場叫馬可波羅機場,杭州城裡立著這個千年前的老外銅像,說明了這段歷史有非常特殊的意義。政治,史上最弱,經濟,史上最強。而且,世界強。這種經濟實力無法「轉化」為政治實力,就是南方王朝的致命弱點。

未來的大歷史,一定把中華民國定位成另一個「偏安的南方王朝」。但這個南方王朝到底有沒有可能從歷史裡學到一點教訓,從而調整自己的存活之道,改變歷史的宿命格局?這是當下台灣人的共同歷史功課。雖然,這個功課一直被忽視。

我先不想這麼多。我只是先看看,這個政治上快被悶死的中華民國,有沒有得到起碼而且正確的對待和尊重。兩岸如果有任何政治整合的可能,都必須先回到正視事實的基礎上,這個事實就是「中華民國還活著」。我想看看,剛結束的大陸兩會,所稱台灣的國際活動空間會有「合情合理的安排」,是怎麼個「合情合理」法?別光說,做給我看看。

中華民國在國際空間裡該有的自在,40歲以下的人如果沒看過,最近,請看看馬英九到梵蒂岡的畫面。從去年連戰在APEC到今年馬英九在梵蒂岡,我有看到這個「合情合理」安排的一點好苗頭。不管是希拉蕊或是拜登,或是其他各國政要,我看到來自台灣的代表、總統自自然然、輕輕鬆鬆參加一場「國際派對」。這些鏡頭是有重大歷史意義的,從退出聯合國之後,從中美斷交之後,台灣就一直活在沒辦法正常參加國際派對的悲情裡。悲情久了,民進黨執政那一段時間,偶而的國際場合,總給人「沐猴而冠」、「不識大體」的感覺。

在梵蒂岡,這些「不正常」,消失了。雖然,還是有送「喜鵲」花瓶好不好的口水政治竟然大炒三天,但這種小題大作的無聊口水,只是再一次証明什麼叫做「難登大雅之堂」。對,我就是在說民進黨。

我總是說,共產黨和民進黨是一路的:他們都想消滅中華民國。妙的是:共產黨說中華民國1949年在大陸就已經死了。民進黨說中華民國1949年才出生在台灣。共產黨、民進黨勉強各自承認一半的中華民國,這是中華民國的錯,還是這兩個黨的政治侷限?民共要再暗通款曲之前,可不可以先把這些事想清楚。為什麼人家明明活得好好的,卻爭先恐後發人家「死亡証明書」?

我是個中華民國派。我相信這個立場,是對台灣2300萬人最有利的政治立場。中華民國還活著,你看著梵蒂崗的那一幕就知道了。

八百年前,南宋,馬可波羅從義大利來;八百年後,中華民國,總統馬英九到義大利去。都姓「馬」。有意思吧?我相信中華民國一定會打破南宋朝的紀錄。雖然民國154年時,我人已經不在了。但不要忘了幫我慶祝這一天。

(本文作者唐湘龍,資深媒體人、時事評論家,NOWnews《今日新聞》名家論壇作者)

社群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