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熱門:

左右看:核四公投的政治意義

立報/本報訊 2013.03.21 00:00
左看:直接民主到審議民主

從歷史的眼光來看,核四公投不僅將是影響深遠的公共政策之議案,更反映了台灣民主政治發展的里程碑。

現代民主政治乃是代議政治,即,在實際的政治權力操作裡,民眾沒有真正的直接權力來決策攸關其現實重大利益,而必須以幾年一次的選舉來依賴政治菁英們(如立委、市議員)「代表」民意來實際決策。換言之,民眾的政治權力與代議政治的真正關係,只有幾年一次的選票力量而已,一旦代議士出現,則實質的政治權力就被轉移至這些代議士之間的政黨、密室協商程序來搓弄。

因此,相對於由國會政黨間的協商決定核四前途,這次能舉辦公投乃是對直接民主踏出了第一步。

然而,民主的真諦不僅僅是將權力歸諸於全民平等的分享,更是希望在程序公平的前提下,讓每一個公民們以其理性能力來相互理性論辯,從而得出相對更妥善的決策。也就是說,真正的民主不僅是多數決議,也應是理性決議──讓最好的理由論據來主導民意的決策。這就是審議式的民主。

但願台灣民主能以核四公投為起點,今後能由程序性的直接民主,繼續發展為實質性的理性民主。許若仁/社會評論者

右看:民粹操作

核四是否續建將訴諸於全民公投,這表面上是尊重民意,讓民意來決定這攸關台灣經濟發展、核能安全的重大政策,但實際上,卻是本應有能、有責的政府推託自己的職責,而將本應由專業者來評估審查的政策責任,轉由一般民眾來承擔其風險。這在政治道德上,乃是可非議的。

核四廠應否停建,牽涉到數千億建廠成本、直接影響到未來台灣整體經濟發展的資源配置,而其技術是否安全更是非擁有專業知識者不足以評斷的問題。

換言之,核四議題並非是一個單純的愛不愛台灣、尊不尊重生命的人道問題,而是科學理性、技術價值、經濟效益的專業問題。而民主政治的真義,就是權能、責任政治,即人民有權、政府有能、有責。

民眾的生活常識只能大致判斷哪些政黨基本取向較佳,就選擇這些專業政治人物、專業科技官僚來替我們抓主意、擬定電力政策,而非將這些專業問題也由僅據一般常識的民眾們來決定。核四政策既非如菜市場中買賣白菜,豈能一概由民眾們自行決定呢?若民眾可事事決策,包括如此專業、高科技的核電政策,又何必要有專業政府部門呢?

核四公投,不過是敗事的民粹操作!陳安君/大學教師

社群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