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蕃新聞

熱門: 柯P 北韓 妙禪

非學校,做中學:赤皮仔的故事2

立報/本報訊 2013.03.21 00:00
■鄭婉琪K剛來赤皮仔自學團的時候,剛升國二,上聽講式的課大多會睡覺。我問老師們有何看法,互相討論研究的結果是:他不是故意要睡著的。不過一時之間我們還是抓不到原因:對科目沒興趣?前一天沒睡好?聽課太無聊?我們不斷猜著。

有一天,K說:「這有什麼特別的?我原本的國中上課,有一半的人都在睡覺啊。」然後他發訊息給他原來的同學,請他用手機拍張照片回來給我們瞧瞧。真的!有一半的人上課在睡覺。

青少年,體力正好,那麼多人上課睡覺這種事情,怎麼會很平常呢?

「不要吵到其他人就可以了啊。」K說。上課真的很無聊啊。

還好K很幸運有其他選擇。因為赤皮仔不是只有聽講式的課,所以我們有機會再由其他面向不斷觀察與推敲少年內在的狀況。我們發現他是一個有很強的直觀能力及行動力的少年,他最適合的學習方式,就是直覺判斷,然後嘗試錯誤。雖然上課他會睡著,但他有很強的做中學的能力與動力。

所以我們就由這個優點出發,給他更多的支持。沒想到自然而然,上課睡覺的狀況就越來越少了。我想了想,整理了一下這個經驗給我的啓發:第一個是,上課睡覺是他原來學校裡的一種「文化」,我們要給孩子時間去調整;第二個是,和我後來在《浮萍男孩》一書看到的說法類似,男孩比女孩在學習上需要更多實際的經驗。

因為幼兒園的教學經驗,我漸漸學習到如何觀察孩子的內在?如何詮釋他們情緒下的行為,並且協助孩子表達及溝通。也因為之前的家長成長課的學習,我這位原本不太懂心理的老師,除了漸漸學會了如何看懂青少年的行為,也因此不太會受孩子不恰當的行為有太多的反應。我這些之前的經驗,巧妙地協助我能適時當青少年的導師。

每個人的學習方式真的都不太一樣,天分與經驗也不太一樣,然而台灣目前教育給予孩子的大多是一樣的講授方式,一樣的進度。當孩子學習「卡住」時,其實他們也是不知如何是好,只能以外在的行為對自己的脆弱加以掩蓋。「看孩子的內在、看孩子的潛能,而不要被孩子的行為所困惑。」這半年以來,還好我有這樣的信念,慢慢找出每個學生的才能與內在。

「我上次放假無聊,到火車站用計數器去算路人的類型。」K說。這種狀況在平常學校大概會被當作不認真唸書的行為,我們赤皮仔的老師卻是非常鼓勵他。在廣告公司工作過的阿正老師說:「你做的事情,如果再加以分析的話,可以跟廣告公司合作。」我教社會學,則說:「我來教教你統計,這也可以跟社會科的學習有關噢。」

是啊,如果你現在看到他這位笑起來很迷人的少年,會覺得這孩子怎麼這麼棒,做事這麼主動(然後接下來說:哎呀我就是擔心我的孩子沒有學習的動力)。是的,這就是教育方式不同所產生的魔法噢。

對了,為了避免他睡著,我跟他的社會課試看看用個別對話的方式進行。試看看吧,我想。辛苦嗎?不會。因為我喜歡教育的事情,所以我覺得這樣的過程真是太好玩了。(下下週續,赤皮仔自學團教師)

社群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