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熱門:

想念台灣 少年PI期望當導演

中央社/ 2013.03.21 00:00
(中央社記者何宏儒新德里特稿)電影「少年PI的奇幻漂流」男主角蘇瑞吉沙瑪受訪表示「我想念台灣」、「你無法想像台灣改變我多少」。成名沒改變他的生活,今天滿20歲的他,現在更堅定將追隨李安腳步。

初見蘇瑞吉沙瑪(Suraj Sharma)那天,中央社記者和他相約新德里知名中餐廳吃晚餐。留黑鬈髮的他穿紫T恤、牛仔褲和休閒外套準時隻身赴約,看起來跟新德里大部分大學男生沒兩樣。

電影「少年PI的奇幻漂流」獲第85屆奧斯卡金像獎4項大獎,除讓導演李安奪第2座奧斯卡最佳導演獎,還一舉拿下最佳攝影、原創配樂、視覺效果等獎。蘇瑞吉沙瑪是這部電影男主角。

成名後生活有何不同?大街上有無一堆粉絲要簽名?

蘇瑞吉沙瑪在德里大學(University of Delhi)聖史蒂芬學院(St.Stephen’s College)念大一,主修哲學。儘管電影叫好又叫座,他現在還是住學校宿舍,出入最常以德里捷運和摩托三輪車(auto rickshaw)代步,沒經紀人相伴、沒保鑣開路,低調又平凡。

他說,「同學們一開始可能對我另眼相看,但後來大家就習慣了」。訪談前1天,他才和聖史蒂芬學院80名同學從北印知名度假小鎮瑞詩凱詩(Rishikesh)完成登山和泛舟行程返回德里,和同窗們顯然相處愉快。

蘇瑞吉沙瑪表示,「我有點意外,相較於在世界其他國家,走在印度大街上反而沒什麼粉絲。像在澳洲和台灣,就有很多」。

猶如他母親夏拉雅(Shailaja Sharma)所說,「這孩子已不太一樣,有一部分還留在台灣」,蘇瑞吉沙瑪訪談中說了不下10次「我想念台灣」。回想起在墾丁學游泳、到埔里練體能、去基隆搭船出港;電影開拍時每天清晨4時起床運動、做瑜珈,然後再進片廠工作的充實生活,他嘴角微揚,明亮棕眼彷彿閃耀著光芒。

主菜前港式點心先上桌,一道道美食讓蘇瑞吉沙瑪想起在台點滴。只見他開心地用中文說「水餃」,隨即以右手正確持筷,再非常自然夾起食物放入口中,然後用中文說「好吃」。

接著,他用中文細數「臭豆腐」、「酸辣湯」、「雞屁股」等小吃,一邊回味起台中逢甲夜巿的氛圍。說到鼎泰豐、北京烤鴨、牛肉麵、牛舌、麻辣鍋,也讓他食指大動。有別於一般印度人,吃牛肉對他而言不是禁忌。而水餃和「『春水堂』的大杯珍珠奶茶」,則是他拍片期間每天一定要的。

一邊品味,他又豎起拇指建議吃水餃要拌豆瓣醬,然後說「我愛這個、太好了」。

聖史蒂芬學院是印度最顯赫高等學府之一,學生課業壓力繁重。蘇瑞吉沙瑪說他每週一到週五上午8時到下午3時課程全滿,「是每天喔,我們學院非常嚴格」。雖期待著再訪台灣,但他說自己實在太忙碌,不然真想立刻前往花蓮太魯閣峽谷,或是去參加台南鹽水蜂炮活動。

已看過「少年Pi的奇幻漂流」9次,蘇瑞吉沙瑪說,在電影裡看到自己時感覺「不好」(not good,應指「不習慣」)。想起拍片時工作人員的忙碌情況,他說電影出現相同場景的剎那,常會頓覺恍如隔世,甚至自問「人都到哪兒去了」?

李安曾大讚蘇瑞吉沙瑪是整部電影的靈魂,在他身上看見兼具純真、深沉與智慧。總是用中文稱李安「導演」的蘇瑞吉沙瑪說,李安身上有禪意、懂很多事情,而且工作時很專注,「『導演』好忙,現在終於可休息一下了」。將李安視為上師(Guru)的他,對人生導師的關心之情溢於言表。

初試啼聲就大放光芒,未來會不會從影步上星光大道?沒想到蘇瑞吉沙瑪堅定說「不」。倒是「導演」對他生涯規劃的影響已盡顯無遺。他說要追隨李安,也去當導演、拍電影,「我想跟『導演』一樣,不知自己做不做得到,但我要試試」。他準備兩年後大學畢業時,就到紐約展開「嘗試之旅」。

這位首度出國就到台灣拍片、一待9個月的年輕印度演員告訴記者,「你無法想像台灣改變我多少」,還用中文說「台灣加油」。在電影中一度吃魚度日的他,訪談最後提到,抵台前根本沒吃過生魚片,現在腦中則經常回味在台期間日式料理店生魚壽司的滋味。記者和他約定下回一塊上日式餐館解饞。(中央社記者何宏儒新德里傳真 102年3月21日)

社群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