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熱門: 戴姿穎 阿信 孫大千

故宮文化思維 只有觀光與成本?

中時電子報/吳垠慧、李維菁/特稿 2013.03.21 00:00
故宮門票喊漲,台灣民眾未來到故宮接受藝術薰陶,還真得咬牙忍痛才能消費得起這項「高貴」的活動!試想,一個家庭若有四口參觀,價調漲後花費直逼一千元大關。而這一千元可能換得的仍然是凹凸不平的院內道路、找不到停車位、不良的動線設計,及嘈雜如菜市場般的參觀品質。

故宮認為大幅調漲門票是反映暴增的營運成本。而營運成本的增加,則是來自不斷創新高的觀光人潮,特別是已成故宮參觀主力的陸客團。去年,故宮總參觀人次高達四三六萬,陸客約二一二萬人,佔四成八,比例最高。國人參觀人數約一四九萬多人,佔三成四。

值得注意的是,國人參觀人數從二○一一年的一六四萬多人,到去年反而下滑,陸客卻從一四○多萬暴增至兩百多萬人。顯見陸客已經擠壓了本地的參觀人數與品質。為了陸客團蜂湧,故宮大幅調漲門票,國人和非大陸團的外國賓客成為「苦主」。

更諷刺的是,參觀人潮暴增沒帶來足夠的門票收益,倒是人潮引發的衍生商品消費,讓故宮消費合作社暴肥,去年能發三次一千元的獎金給社員,而社員幾乎是故宮員工。莫怪民眾擔憂,漲了門票,不知又肥了誰?

就觀光的角度來看,以價制量也許是合理的反應。但不要忘記,博物館並不只是觀光產業的門面或國庫「金雞母」。一個國家的博物館政策,包括票價的親切與否,所揭示的,其實是國家怎麼看待博物館在社會的定位、怎麼看待文化與人民的關連。說穿了,就是這個國家文化政策背後核心理念是什麼。

像是英國認為提供文化藝術給民眾,是國家的義務,因此大英博物館免門票;美國以私人基金會構成博物館主要藍圖,以市場作為門票制定基準。日本的博物館與古蹟收費甚高甚細,強調這是珍貴的遺產,我們用心呵護到這樣精緻品質,觀眾必須付出代價換取。每一種票價思考背後代表的是不同的系統邏輯。

很可惜的,從故宮調漲門票的邏輯看下來,台灣對文化政策的思考,只有觀光與成本。

自詡為「世界五大博物館」的故宮,不要忘了,自己肩上扛的是什麼重責。

社群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