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熱門:

民進黨如何打破「競標結構」的政黨競爭?

美麗島電子報/陳淞山 2013.03.20 00:00
民進黨前主席蔡英文絕對是一個非常棒的政治演說家,她日前在世台會所舉辦的「海內外台灣國是會議」發表演說,指出「中國正在讓台灣各個政黨爭相在中國議題上加碼演出,利用國民黨與民進黨的競爭,創造其有利的條件和環境,不僅政黨的籌碼減少了,台灣的籌碼也沒了;如果台灣欠缺根本的制衡之道,可能從政黨間的競相加碼,演變到台灣的籌碼全失」。

因此,蔡英文認為,這雖是民主多元國家面對集權國家時一定會遇到的問題,但台灣內部一定要有共識,才不會被中國操弄,陷入「競標結構」的政黨競爭。

問題是,如何建立台灣內部的共識?這是台灣目前朝野政治對立僵局中難以跨越的政治障礙,馬政府既不願意打破朝野政黨對立的鴻溝尋求朝野的和解,而民進黨也根本不想改變或調整「逢馬心反」、「逢中必反」的政治思維與心態。所以,國、共之的兩岸政治探戈繼續漫舞,民進黨又不願意「與魔鬼共舞」,其結果,台灣民眾只能寧願相信國民黨遠比民進黨更能妥善處理好兩岸關係的發展,民進黨任何自以為是的「暮鼓晨鐘」政治反應就這樣繼續被扭曲、排斥與不信賴!

或許這是國民黨做為執政者的「政治優勢」所必然形成的政治氛圍,又或許這是台灣民間早已「經濟無國界」必須與中國大陸建立緊密的經濟供應鍵所無可避免的政治現象,但做為一個擁有約45%選票基礎的在野民進黨,倘若想要跨越這道「執政鴻溝」,難道只能眼睜睜的看著國民黨獨攬兩岸事務的話語權,繼續在兩岸關係發展的政治旅程中扮演「局外人」的邊緣化角色嗎?又或者,民進黨仍然必須在這「國、共合作」的兩岸事務主導權上殺出重圍,找到可以讓人民接受並信賴的「兩岸對話路線」?

所謂的「兩岸對話路線」,其真正的意涵是在營造兩岸關係發展的和解、互信與合作的政治條件與環境,是藉由兩岸之間政治、經濟、文化與社會的互動交流與動態發展的過程,因為良性的溝通、對話而消除彼此的敵意與不信任,進而創造出兩岸互利雙贏的共存共榮結果。其中,尤其是涉及兩岸民族認同、國家認同、民主、人權、和平與生活方式、經驗的「文明價值」選擇上的差異與歧見,往往都必須經過非常漫長的互動與交流才能化解歧見、增進瞭解並逐漸融合,我們相信也唯有如此不斷的推動兩岸各種多元方式的對話與交流,最後,兩岸才有能力與機會去面對、處理雙方的「政治關係」定位與走向,也才沒有「誰統一誰」、「誰想獨立」或「誰併吞誰」的結果。

當然,在進行全面性的兩岸對話之前,台灣朝野最好有真正的共識,才不會因為中共的分化或操弄而造成台灣內部政黨競爭的「競標結構」。但是,如果以目前台灣現狀的主客觀環境都還很難形成兩岸關發展的「台灣共識」之際,民進黨難道只能「置身事外」,讓國、共的兩岸樂章繼續獨攬、高唱嗎?

無論執政或在野,民進黨終歸必須認識中國、瞭解中國並與其展開交流、對話與溝通,這是民進黨無可迴避的政治選擇,也是必須開放心胸展現負責任態度的政黨責任。因此,民進黨必須更有計劃與整合規劃去正視、面對與中共的政治互動與關係,鼓勵黨內從政菁英積極參訪中國大陸並與其對話、溝通;同時,民進黨更應該策動「本土智庫」與黨中央智庫,邀請大陸各種事業人才與智庫學者共同舉行多元的「兩岸論壇」,讓民進黨更深入瞭解中國,也讓中國更知悉民進黨的政治思維與想法,唯有如此,雙方的政治誤判與敵意才能逐漸消除,雙方的政治歧見與爭議才能逐漸化解,則民進黨與中國大陸才能累積互信建立正常往來政治關係,共同面對處理未來兩岸關係發展的種種問題,台灣多數民眾也因此才能相信民進黨有能力處理好兩岸事務與兩岸關係。

所以,縱使民進黨黨內目前的主流意見是主張與中共「交流」、「對話」但反對建立「國共平台」式的「民共平台」,可是民進黨還是要拿出一套展現與中共能夠積極對話的模式與管道來面對兩岸關係的發展,不能用「鴕鳥心態」敷衍卸責,認為等到執政後才去處理民、共對話的政治問題與障礙。我們相信,蔡英文前主席應該在深知朝野政黨「競標結構」的競爭問題下,可以提出另外的政治策略與方法來迫使國民黨一起共同面對形成「台灣共識」的機會與環境,而或許「兩岸對話民間國是會議」的籌劃與推動,應該是可以好好「想一想」了!

社群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