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蕃新聞

熱門: 做功德 轟隆聲 麥脆雞

裕隆失憶的6分7秒 達欣浪漫的最後一擊

■很難想像,SBL季後賽唯一「全勤獎」得主老牌勁旅裕隆,百戰沙場,也會近關情怯、「怕」贏球,終場前6分7秒65:58領先7分,接下來一球未進,被璞園的10:0攻勢反超前3分,終場前25.9秒裕隆才由洋將賀夫(Herve Lamizana)罰中僅有的2分,最終67:69,原告打成被告,系列1:2落後。

這失憶的5分又41.1秒,裕隆球員都在幹嘛?

教頭林正明說:「輸在自己,尤其罰球太爛,回去後罰練,明(20)休兵日每人起碼罰100球!」

裕隆全隊20罰只中9,含空窗期5分41.1秒內周士淵、楊哲宜各2罰盡墨。

這4罰只要中1,搞不好豬羊變色,系列2:1領先的是裕隆。

周士淵、楊哲宜全場各5、3罰都不中,難以置信,倒是洋將賀夫7罰中6,徹底顛覆本土罰球肯定比老外準的傳統及刻板印象。

但「不才」我們的反向看法是,罰球只是其一,泰半居劣勢,最後6分7秒超前7分,有絕佳贏球機會後,裕隆球員心態反起了莫名而微妙的變化。

未必是打法趨於保守,應也不致還陷在第一戰亂鬥後勝出、第二戰卻輸掉的糾葛中,但很明顯,出手就是缺乏信心。

也不太可能是體力下滑,到底,剩6分7秒,理應還沒倒撞牆期,最後25.9秒賀夫2罰解除乾旱,但終場前11.4秒他無厘頭亂切一通,斷送第一次平反契機,璞園毛加恩2罰中1領先2分,9.5秒裕隆最後一擊,又自己搞得太複雜。

教頭林正明解釋,賀夫承認前一球「腦充血」,係想球進加罰,最後這一擊他願當餌,甚至李啟億也可出手或聲東擊西,為呂政儒理出機會。

結果是陳志忠發邊球,李啟億接球後先傳賀夫,賀夫再交呂政儒,9.5秒看似四個人接觸到球,符合林正明所說,賀夫、李啟億扮「餌」,但兩次給球都是近距離的短傳,呂政儒亂軍中接球後,重心已失,歪著身子勉強出手,壓根不易瞄籃,球碰圈彈出,一點也不意外。

我們要說的是,裕隆輸給「失憶的5分又41.1秒(或6分7秒)」,9.5秒最後一擊,充其量只是上天突然掉下來的禮物,但季後賽經驗豐富、大賽歷練無數的裕隆諸將,不分老將新人、本土老外,都沒敢收下。

倒是要給璞園一個讚,領先打到落後,且差距達7分,氣勢看似此消彼長,但璞園陣腳並沒亂,展現衛冕軍的心理素質,縱然最後25.2秒超前1分,戴維斯2罰不中,錯過擴大領先,但一則毛加恩關鍵1罰,二則拜裕隆兩波反撲都失敗之賜,戲劇而幸運搶下重要一勝。

持平論,雙方都有贏球機會,璞園把握,裕隆則自毀長城,怨不得別人!

第一戰亂鬥後勝出,裕隆贏了裡子輸了面子,接下來還苦吞2連敗,始料未及,付出的代價尤不可不謂大。

但無論如何,雙方高層19日已讓前嫌冰釋,系列1:2,並非世界末日,接下來的裕隆,應徹底拋開亂鬥,哪怕是千絲萬縷,都得尋求讓自己重新站起來,像個真正的男子漢、像支曾經三連霸、四度封王的老字號萬年鐵鋪。

相對的,還是要再給璞園一點掌聲,第一戰亂鬥輸球,他們並沒太多時間當「哀兵」,2連勝是回應裕隆、報答球迷的唯一作為,系列落後、追平、超前後,接下來面對裕隆空前的反彈力道可以想像。

但我們欣見,唯有如此、唯有良性競爭,才是球迷乃至雙方所樂見!

談談稍後台灣大結束2連敗首勝達欣,終場前台灣大65:62領先3分,達欣還5.5秒握有最後一擊,陳子威持球,第一時間沒處理好,尤其沒自己搶投三分,錯失扳平良機,反在只剩倒數零點幾秒,仍在到處找田壘傳球,田壘好不容易拿到球出手前,時間早已到點、歸零。

陳子威全場三分球3投中2,田壘6投只中1。

無意道陳子威的不是,但陳子威一則不能免俗,跟普羅大眾一樣,也迷信大牌,關鍵球非得讓「一哥」田壘操刀不可,二則陳子威對自己沒信心,寧可平白放掉成為救回比賽的達欣英雄。

或許,陳子威太重倫理,不敢在稍早一記飛身拉竿爆扣、技驚全場的田壘面前造次,而想把機會做給手看似熱得發燙的他。

這邏輯稍嫌浪漫,球場上,講倫理雖非壞事,但得視時機、情況,陳子威籃子很準的,特別是三分球,曾不只一次有過關鍵時刻關鍵進球,乃至類似絕殺、逆轉的演出,此役最後這一球,卻處理糟透了,一點都「不像陳子威」。

陳子威如選擇自己投籃,時效肯定來得及,能否進球則不得而知,但他該出手就出手,進不進不是他能決定,相信,達欣教頭許智超及19日回歸球員席首位的年輕領隊王才翔,都不會怪他!

社群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