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熱門: 七夕 北海道 茶葉蛋

失去歷史能量的民進黨

美麗島電子報/郭正亮 2013.03.19 00:00
最近民進黨在反核四公投顯得左支右絀,頗令反核團體感到失望,309反核遊行,參與民眾衝到空前的22萬人,高舉反核旗幟超過20年、把「非核家園」列入黨綱的民進黨,卻失去了原有的領導高點,無從扮演主導角色,反而被反核團體要求只能以個人身份參加,而且不得穿著黨服、不得攜帶黨旗。

民進黨失去領導反核運動的政治能量,固然可歸因到黨中央的策略失當,但更深入考察,卻可發現民進黨並不只失去反核運動的領導力,恐怕也在全國層級的政策議題上,全面失去了曾經擁有的歷史能量。果真如此,民進黨恐怕已經面臨了更深層的發展危機。

崛起三大支柱,已經陸續瓦解

從政黨發展的角度來說,民進黨崛起的歷史能量,主要包括三大支柱:

第一個支柱,是反國民黨一黨壟斷的政治改革,由此衍生出民主化運動、本土化運動、以及新國家運動(制憲建國運動),但在國會全面改選+總統直選、國民黨本土化+中華民國台灣化、以及扁執政8年公開承認「台獨做不到」之後,國、民兩黨的主要政治分歧,已經不再是一時難以解決的統獨意識型態分歧,而是「誰更能守護台灣利益」、「誰更能處理兩岸關係」的執政能力問題。隨著兩岸交流愈來愈緊密,民進黨在新生的兩岸議題上,不斷暴露出無法提供兩岸平台、無法提出替代方案的政策窘境,始終只有指責賣台、只有負面杯葛,遲遲無法展現出取而代之的執政能量。

第二個支柱,是代表弱勢團體和社會運動的民意,包括工運、農運、環保、反核、人權、婦運等等,強調資源重分配和多元正義,對抗經濟成長掛帥的國民黨。問題是,隨著民進黨的執政個案愈來愈多,選民也逐漸發現:國、民兩黨的社會福利分歧並不大,民進黨其實也稱不上左翼政黨,甚至在扁執政期間,部分政策向財團靠攏的程度,恐怕也不低於國民黨。國、民兩黨的經濟成長導向逐漸趨同,最後終於導致社運團體和民進黨的分道揚鑣。

第三個支柱,是民進黨所標舉的「清廉、勤政、愛鄉土」價值,在扁爆發貪腐醜聞之前,「綠色執政、品質保證」也曾是民進黨的最強有力訴求,尤其是1997年縣市長選舉,民進黨還因此攻下空前的12席,綠色執政人口也首次超過全國總人口七成。但在扁貪腐入獄之後,民進黨既不敢指控國民黨搞政治迫害,又不敢對扁執政8年做出正式的歷史評價,又對許多有關扁入獄的政治道德問題,始終模糊閃躲、語焉不詳,例如扁是否應該認錯道歉?在扁認錯道歉之前,民進黨是否應該爭取扁特赦?如果民進黨要爭取扁保外就醫,是否也該為其他6萬受刑人同樣爭取保外就醫人權?……只要有關扁入獄的政治道德問題無法得到解答,民進黨想要標舉「清廉執政」作為主要的競選訴求,效果就會大打折口,充其量只能在地方縣市長得到好評,已經很難作為邁向中央執政的有力號召。

國民黨主動吸納,民進黨束手無策

換句話說,民進黨失去反核運動的領導能量,其實只是失去整體歷史能量的一個反映。反觀國民黨卻不斷與時俱進,不斷吸納民進黨的改革主張,展開政策路線轉型:1994年李登輝主導修憲,吸納民進黨的「總統直選」;2008年總統大選,馬英九吸納民進黨的「台灣人認同」和「台灣前途由台灣人民自決」,甚至還跟進民進黨的「入聯公投」提出「返聯公投」。2013年馬江又進一步轉型,吸納民進黨的「反核公投」主張。

相對於國民黨訴諸主動出擊,積極吸納民進黨的優勢主張,民進黨不但顯得招架無力,而且也從未針對自己的相對弱點(例如經濟和兩岸議題),反過來積極吸納國民黨的優勢主張。日積月累下來,國民黨不斷拿香對拜,成功推動了政黨本土化、推動黨內民調初選、提出「中華民國在台灣」論述、跟進老農年金、以清廉馬對照貪腐扁、訴諸核四公投,但在政策路線轉型的同時,國民黨卻繼續壟斷經濟政策和兩岸議題的主導權。

反觀民進黨,卻在國民黨的主動攻勢下,顯得束手無策:不但已經很難獨享民主化和本土化的議題優勢,也很難主導包括反核在內的廣義社會運動,更難以

處理日益複雜多元的兩岸議題,甚至還因為始終與扁案難捨難分,甩不開「清廉馬vs貪腐扁」的沈重包袱。搞到最後,「綠色執政、品質保證」只能在縣市競爭力評比發生作用,卻難以成為總統大選的有力號召。

只剩消極杯葛,坐等對手犯錯

支撐民進黨崛起的三大支柱陸續瓦解,隨著國民黨的與時俱進,隨著兩岸交流的日益緊密,隨著社運團體的漸行漸遠,民進黨崛起的階段性任務,彷彿已經走入歷史尾聲。失去民主化、本土化、台灣認同的領先優勢,失去爭取社福、力挺弱勢、扶植社運的領先優勢,失去清廉反貪、勤政愛民的領先優勢,民進黨面對快速變動的未來,突然發現自己已經遙遙落後,落後在國民黨的積極求變之後,落後在迅猛發展的兩岸交流之後,落後在人民早已把貪腐等同於扁家之後。

失去了崛起的歷史能量,民進黨同時也弱化了提出政策的正面能量,往往只剩下負面抵制的政治杯葛,只剩下期待對手犯錯的自以為是。以兩岸政策為例,民進黨至今幾乎從未提出正面主張,幾乎都只有逢中必反的消極抵制,例如限制陸資來台、限制陸生名額、限制兩岸貨幣兌換、限制陸配取得身分證、限制ECFA貨品開放清單、限制ECFA服務業清單、反對設立兩岸農產加工中心、反對兩岸文教協議、反對金門大橋借助陸工、反對陸資投資高雄港等等。

另如這次反核四公投,民進黨在驚聞馬江決定訴諸公投之後,也只聽到質疑耍詐、痛斥恐嚇、痛斥不道德、擔心不在籍投票等等,放眼望去,幾乎都是政治算計的權力遊戲,即使在309聲勢浩大的反核遊行之後,至今仍未看到民進黨提出足以取代核電的能源政策。長此以往,也難怪反核團體會敬而遠之,因為民進黨已經失去令人感動、勇於負責的政黨使命。

社群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