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蕃新聞

熱門: 黃國昌 觀光業 強酸

說話課-名利場

中時電子報/田威寧 2013.03.19 00:00
黃英姊弟憑著栽種菊花的本領致富,愛菊成痴的馬子才則既拒絕將菊花當成商品,且瞧不起愛菊者竟以賣菊維生,然而也沒有更好的謀生方式,弄得自己簡直像在追求貧窮

這世間有不少自以為清高,卻清不得高不成的人,處處記掛名利的可鄙,沾了就彷彿污了手,偏偏最後仍得低頭,懷著無限委屈。有時虛偽不是指虛假,而是不肯與生活素面相對。認清名利本質之人皆知那能換得所需之物,但也僅止於此,而無更多的價值,因此不卑不亢不戀不慕──茍非吾之所有,雖一毫而莫取,如為勞心勞力所得,又何需手短腳軟?缺乏真本事又故作姿態之人,即便弄得自己貧無立錐之地,也不過就是一種姿態,未免矯情;而所有矯情的時刻皆包含某種自我說服──只有自己相信那是一種真性情,殊不知旁人正拿這樣沒道沒理的光風霽月當笑話。

蒲松齡的《聊齋志異》塑造許多非我族類,卻比任何人都真誠自然的形象。在〈黃英〉裡,菊精變成的黃英既世俗又脫俗,且惟其真正地入俗,所以才能真正地不俗。

社群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