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熱門: 七夕 北海道 茶葉蛋

童書用字不當 德掀種族辯論

立報/本報訊 2013.03.17 00:00
【編譯謝雯伃整理報導】7歲大的提姆妮特.梅斯格納(Timnit Mesghena)是個熱愛閱讀的孩子。每天晚上,她和父親兩人非常喜愛依偎在柏林公寓住家的沙發上,念書給彼此聽,他們看起來幸福洋溢。據《英國廣播公司》報導,他們愛讀的書中,有一本經典的兒童讀物《小女巫》(The Little Witch),這本引人入勝的童書講的是一名會飛的女巫和會說話的鳥所發生的故事。但有一天,當他們讀到第94頁時,出現了一個很難懂的字neger,在書中,這個字用來形容一個黑人男孩。在德文中,neger一字可以指negro(黑人),但也有意指黑人社會地位低下之意(nigger)。在這本童書撰寫的年代,選用neger一字可能是指第一個意思;但到了這個時代,看到neger這個字,一般人只會想到第二個字義。提姆妮特的父親梅康寧(Mekonnen)一點懷疑也沒有。身為非裔人士的他來自厄利垂亞,認為這個字的使用不可被接受。不願受辱 發起倡議「這讓我非常生氣。」他表示:「我知道這個字是別人用來污辱我的字,也給我一種不屬於這裡的感覺。」在書中看到那個字讓他很不能接受。他決定要跳過這個字,在朗讀時略過去。但他也下定決心,要好好跟女兒討論這件事。他也決定要展開一個一人倡議活動,寫信給出版商抗議這件事。他的個人舉動卻也引起了全國性辯論。德國第一公共電視台一名主持人還在電視上把臉塗黑,抗議有人想要改變經典作品中的文字。夏克(Denis Scheck)用化妝品把臉塗黑,「請求大眾反對這種政治正確的言論惡魔。」他警告大眾,不要膽小地驅從所有政治正確的要求。辯論越演越烈。德國家庭部長施羅德(Kristina Schroeder)加入討論,其論點偏向梅康寧的抱怨。施羅德表示,當她在朗讀受歡迎的「長襪皮皮」(Pippi Longstocking)系列作品時,她也會跳過一些具冒犯性的種族用語,以「保護我的孩子不會學到這種用語」。整個論述相當複雜。主要的辯論重點是那些具有冒犯性的種族歧視語言,但其他一群字彙也成為討論重點,那就是1950年前作品完成時並無不妥涵義的字彙,在今日卻有了貶義。舉wichsen一字為例,當時它的意思是「打磨」,但是現在卻用來指「手淫」。隨著移除作品中neger一字與否的辯論越演越烈,也出現了反彈。《世界報》(Die Welt)把那些想要更改掉文學作品中具攻擊性語言的人歸類為塔利班一族,斥責道:「那些相信藝術作品經過檢視後,如果被認為違背普遍的道德觀,就必須要修改的話,那麼他們在2001年塔利班摧毀巴米揚大佛時一定很開心。」改字恐壞歷史脈絡這不只是場右翼中堅份子和左派反抗人士間的辯論。那些反對改掉具攻擊性字彙的人士各有自己的政治傾向。左翼黨(Die Linke)的國會議員耶許姆森(Luc Jochimsen)表示:「我認為這是一個荒謬的主意。」她表示,那些字彙是很久以前在特定時空下完成的,要「清理文學作品」表示現今的讀者將會錯失部分歷史脈絡。「如果你修改了內文,你會錯失一些東西。你如果把作品的文化背景忽略,那就什麼也無法了解。」她建議的作法是,在所有使用neger一字的書中加註解,解釋這一個字在今日是負面用法。然而,出版社並不認為這是個可行的辦法。提諾曼出版社(Thienemann Verlag)宣布,該公司將會重修此書,同時也將檢察所有的兒童小說,移去具冒犯性的字彙和情節。出版社:同意修改該出版社表示,童書出版者的任務是要確保經典能夠傳續下去,但這表示那些過去不帶歧視意味,但現在已有此番涵義的字詞,應該要被刪除或更換。所以這對梅康寧和提姆妮特.梅斯格納來說是個勝利,但事實並不然。梅康寧開始收到陌生人寫來的電子郵件,上頭寫著:「你算什麼?你根本不是在這裡出生的。竟然跑到這裡來,想要改變我們的社會。」這倒是真的。他真的想要改變德國社會。他成為對抗某種種族歧視的倡議人士,他的女兒成為他的第一個幫手。提姆妮特曾經快樂地到幼稚園上過2年課;但漸漸地,她開始回家抱怨,有同學用neger這個字稱呼她。她的父親向學校抱怨,但校方的回答時,其他學生是從父母那學來的,不是學校所教授。這名父親想了另一個方法。他問女兒,是否能夠以其人之身還治其人之道。「我和提姆妮特說,她必須為自己辯護。」他說。「我問她:『如果別人因為你的皮膚就這樣叫你,你該怎麼做?』」她表示,她會罵回去,叫那些罵他的人kaese(起司cheese);而她真的這麼做了。這在學校引起爭論,教師和其他家長紛紛抗議,但是提姆妮特確實也讓他人了解到她的不滿。就在爭論持續發酵的同時,這本引起爭論作品的童書作家過世了。89歲的普魯賽爾(Otfried Preussler)以他的天份,迷倒了不僅僅在德國,還有全球各地的數百萬名兒童。他的《小女巫》一書翻譯成50種不同的語言,銷售超過5千萬本。就在他死前不久,他認可了這些改變。今年稍晚,《小女巫》的新版本將於作者的冥誕出版。這些作品仍充滿吸引力,只是不再有具歧視性的字彙。但提姆妮特的話或許可為整件事畫下句點。如果你現在問她,neger這個字的意思是什麼,她會說:「這是對棕色皮膚的人的汙辱。我不是neger。」

社群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