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熱門: WHA 馬英九 裸體上街

哈巴狗電台:因何稱義?(下)

立報/本報訊 2013.03.17 00:00
■陳真1997剛來英國時,在一次與指導教授的會面中,我說人以外的動物也是道德主體(moral agent),老師聽了噗嗤一笑,口水都噴到我身上來。他覺得我很「可愛」,竟講出這麼好笑的話;他被我這傻話逗得樂不可支,笑容滿面問說有沒有哪個哲學家同意我的說法呀?我那時心靈還很單純,還沒被哲學污染,一時啞然。但我至今不明白,說「動物也是道德主體」有這麼好笑嗎?

一般認為,動物連有無心靈都有爭議,何況善惡;既無言語概念,亦無善惡可言,何來道德主體?可我覺得,心靈、言語或思考不是善惡的權威來源;一切事物的存在本身就是善。如果人是善惡主體,世上一切都該具有同等道德地位,就好像所有句子都該具有同等命題地位一般。「幹你娘」不好聽,但其命題地位並不輸給任何一句金言玉語。換句話說,如果人是道德主體,動物何嘗不是?反之亦然。

這讓我想到一道有關「哲學觀」的不相干主題。雖說不相干,但一個人對於「哲學」究竟為何物,似乎往往會影響到他所持的哲學內涵。有些人把世界看成「一團果凍」(bowl of jelly),有些人則看成「一桶彈丸」(bucket of shot)。羅素說他早年受黑格爾影響,故屬於前者,稍候才改變看法,認為世界並非如此均質而逐漸傾向原子化,相信唯有透過邏輯分析等個別手段,方能「逐步」理解世界,而非維根斯坦式的全盤頓悟。

叔本華也曾區分有機(organic)哲學與系統(systematic)哲學,認為哲學是一種有機體,認為在哲學裏頭企圖產生所謂結論是荒唐的。意思是說,哲學並非「逐步」建立的一種「系統」,就好像我的腳不是我的結論一樣,我不是先長出頭做為「基礎」,然後再慢慢長出胸長出肚子,到最後才長出腳,然後終於大功告成。我不是這樣一種「系統」。

在命題地位上,「我愛你」並沒有比「幹你娘」優越,蛋黃也沒有比蛋白高貴,我的頭自然也跟腳屬同一等級,雖有分工,卻各自屬於同一整體;整體之內,各部位平等,互相依賴。蛋如此,人也一樣,世界亦是如此;若說誰是主體誰不是,不過是一種獨斷自大的結論。

我常覺得,若做個宗教指數的蓋離譜調查,恐怕那些以教徒身分為榮而自以為高人一等的人之宗教性最低。他們不是什麼教徒,他們頂多只是沒有前科而已,但有無前科畢竟與那個大寫的善惡無關。六法全書是人的法典,不是神的。四書五經六迴倫常或什麼普世價值也一樣,那只是人的道德,一種公眾性的遊戲規則,當這一切連同天地日月全數廢棄毀壞,那真正的善惡依然毫髮無傷。(醫師)

社群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