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熱門: 中共空軍 女大生 不洗澡

撒補助不管理 黑市托育難擋

立報/本報訊 2013.03.13 00:00
【記者史倩玲台北報導】近幾個月來,媒體不斷報導多件幼兒托育死亡案件。托育催生聯盟召集人劉毓秀表示,政府補助3千元卻缺乏收費管理機制,導致保母調漲價格,讓家長難以負擔,也因此黑市托育更加猖獗。劉毓秀呼籲,政府應積極負起托育管理責任。保母費隨補助浮動劉毓秀表示,根據保母管理及補助計畫規定,使用系統內保母服務的家長,政府每月給予補助3千元,以促使保母進到系統被管理及輔導,確保平價、優質的居家托育服務。但多年以來,政府缺乏收費管理,保母隨著補助調漲價格,市面上已經出現「補助多少,漲多少」的現象,甚至有保母藉口有補助,另外加收各種其他雜費,導致托育費用漲幅甚至比政府補助的3千元更高。劉毓秀強調,在近年人民實質薪水不漲反退時,保母費用調漲等於讓家長負擔相對增加。部分家長負擔不起,只好找系統外的「黑市保母」托育,因此導致如民國101年12月發生的3歲女童受保母虐待至死悲劇。早期的「保母托育管理與托育費用補助實施計畫」於民國97年上路後,透過直轄市、縣(市)主管機關成立社區保母系統以落實保母輔導管理制度,社區保母系統也成為家長選擇保母重要媒介。但兒童局近兩年針對保母系統進行改變,造成保母管理日漸鬆散。改變內容包括從民國101年開始將政府無從管理的阿公阿嬤以「親屬保母」名義納入系統。劉毓秀分析,這讓保母系統的管理流程喪失原有的嚴密度,而且等於於宣示「托育是家庭責任」,內含違反性別平等與社會需求的落伍意識形態。登記就合法 家長茫然另外,《兒童及少年福利權益保障法》通過後,從去年起兒童局對於保母子法的研議,明顯朝向實質的「只登記、不管理、中央地方政府皆無責」方向發展。劉毓秀指出,這些改變,等於讓保母徒具形式的登記後直接執業,行政部門卻缺乏實質與有效的管理制度設計。除非保母違法判刑確定或發生重大事故,將一律都被視為合法保母。於是,一再超收幼兒的保母,以及造成幼兒傷害的保母,都算是合法保母,讓家長無法區辨何者為優質保母。劉毓秀指出,兒童局的作為,等於直接促成保母管理日益弱化,包括官員及工作人員心態的鬆懈,以及實務管理措施的散漫。前述發展,足以讓全國家長心寒,可以預期往日社區保母系統全面建立之前,保母托育事件頻傳的亂象將不段發生。劉毓秀呼籲,為了使好不容易建立起來的社區保母系統不致毀於旦夕,政府應立即強化保母托育管理制度,包括建立保母退場機制。同時政府應訂定合理收費及保母薪資,減少黑市托育行為。另外,《兒童及少年福利權益保障法》子法的研議方向也應重新調整,確立「中央與地方政府分層負責,切實管理保母托育及收費」的原則。

社群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