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熱門:

寫作的「真」

立報/本報訊 2013.03.13 00:00
■林彥佑假期之後,收了一些孩子們的作文作業,改了幾本,一半欣喜,一半皺眉;一來是,有些孩子的作文,是「為了作文」而掰出不真實的東西來;有些孩子的作文,是為了取得高分,而請家長過度修改,或是甚至由家長來寫;這樣的寫作之「真」,其實有點和現在的作文教學,有點失和。

在一個孩子為主的世界中,「童心的真」是兒童寫作和成人寫作最大的不同點,也因為有了「真」,才能突顯出這群世代的活潑與無私;所以有些兒童的作品,讀來不免讓人會心一笑。例如,孩子在寫作文時,第一句總喜歡用疑問句:「你知道我最喜歡去的地方是哪裡嗎?」這是成人寫作比較不會出現的開頭方式,或是很喜歡運用大發雷霆、不亦樂乎、依依不捨等成語,較之於中學生來說,是不易出現的;這是因為這種句型、用詞對兒童來說,是容易運用,也容易在日常生活中表現出來的,所以便「就境取材」。

當教師在面對眾多幾乎如出一轍的句子、成語時,是否該逐一修改呢?建議教師在進行作文教學時,可提醒學生,「不要再用哪些成語」了,倘若真的想用「大發雷霆」,也應該試著學習使用「暴跳如雷、面紅耳赤、怒髮衝冠」等詞,一來可以提昇學童的用詞能力,二來也可以避免批閱者的不煩耐。而面對這些「童心」,教師其實也不用過渡修改成「合成人口味」的語句,因為一旦過渡潤飾,將便成是「師生共同完成」的作文,而非「批閱作文的初衷」了。

除了童心的真,我認為孩子的寫作,也必需要有「現實的真」;寫作需要有真實的環境,一來是外在所營造的真實感,二來是筆下的內容宜呈現真實感。筆者曾收過一封轉寄的電子郵件,裡面寫著:「假日我和爸爸去爬玉山,沒想到我們腳程飛快,不到一個小時就攻頂了,爬完之後,我們又去附近的果樹上摘西瓜,爸爸也在田地裡挖葡萄……」。玉山有可能一小就登頂嗎?西瓜、葡萄應該長在哪裡呢?這便是「時間與空間」上的不真實!

寫作時可以在「真」裡帶一點「假」,但必須言之有理、人人均認同的,例如:「我現在已經餓得可以吞下一匹狼了」,這是假象,但卻運用誇飾技巧將人的現狀鋪陳地極有飢餓感。現實的真,亦不要過渡矯揉造作,當題目是「我最難過的一件事」時,千萬別為了博取同情,而寫出過於悲觀、負面的場景,而讓整個氛圍好似哀鴻遍野一般。寫作的「真」是需要平日來養成,多留心生活週遭的人事物,這些雖然未必能馬上寫入文題,但是打開感官,增加體悟,長久累積下來,也能蘊釀出寫作的素材。

寫作的「真」是寫作境界「真、善、美」中的一小部分,也是老師們在批改時的指標之一;因此,孩子們必須有更多的生活經驗,才能獲取生活中的真;孩子們也必須處處留意週遭的事物,用敏銳的心,來展現自己的童心與真心。當我改完孩子的作文之後,我詢問,「完全是自己寫的舉手」,舉手的不到十位,所以我知道,孩子的「真」是需要再加強的。

社群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