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蕃新聞

熱門: 世大運 柯P 霸凌

被母親拋棄的女孩(上)

立報/本報訊 2013.03.11 00:00
《離/我們的買賣,她們的一生》內文試讀被母親拋棄的女孩(上)■曉黎Hiểu Lê在《四方報》的一個平凡晚上,我正在翻譯稿子。很多稿子都是作者的人生故事,〈我的人生故事〉、〈我的心事〉等標題常常重複,故事內容也幾乎大同小異。大部分敘述越南姐妹們貧困的童年,長大後嫁給那些粗魯、愛喝酒、愛賭博而且外遇的男人,或者嫁給台灣人,可是在精神和語言方面沒有共通點,只得默默承受著漫長的痛苦。這些稿子,短的5張紙可以說完,長的話則多達20張,甚至有人寄來一本厚厚的日記。總之,那些悲傷的故事總讓人心酸難過。但也許是數量實在太多,內容和形式又難免重複,使得我和其他編輯似乎已經麻木了。沉悶的我,突然聽到桌上的電話響鈴。「喂,您好!」「喂,請問是越南《四方報》嗎?」「是,您好!」「請問……你可不可以幫我寫一篇關於我人生的故事?」這位讀者的要求讓我很驚訝。她是南越人,聲音彷彿帶著快要哭泣的哽咽。「妳可以自己寫然後寄來我們這邊,如果內容適合,我們會幫妳翻譯。」我不好意思地拒絕她。「可是我不知道怎麼寫,請你幫我寫好嗎?」我十分尷尬地回答:「還是妳叫朋友幫忙寫,然後寄給我們也可以啊!因為我們從沒幫讀者寫故事,請見諒!」電話筒裡的她突然沉默了幾秒,然後回答:「我沒有朋友!我……我不會寫字……」說這句話的時候,她的聲音變得嘶啞。我訝異萬分,雖然很難以置信,但是她承認不會寫越文之前沉默的那幾秒,讓我相信了她的話,我心軟了下來,安靜傾聽她的人生故事。「幾十年以來,我總是自問,我到底是母親的親生女兒,還是她在外面撿到的孤兒?」故事從這個心酸的疑問句開始,讓我心中產生強烈的好奇……她生長於越南同奈省,是家裡7個姐妹中的第4個女孩。8歲那年,父親過世,從此她再也沒有機會揹著書包和朋友們一同去上課了。童年和青少年時代,她終日活在母親的打罵中,母親總是兇狠地罵她、打她。其他姐妹可以好好讀書,只有她一個人,從小受盡委屈。「母親很疼姐妹們,可是常常打我、罵我,我真的不懂為什麼這樣……」她的聲音又氣又恨。我想像著她8歲受盡打罵的模樣,感到十分心疼。衝動的青春,讓她無法再接受家庭對自己的厭惡,決定走出家門。沒錢、沒家的她到處流浪。於是,就如命運安排,她走進一家賣啤酒的店當服務生。「我賣啤酒,陪客人聊天,但不是賣身。賺來的錢都供妹妹們讀書,然而沒有人了解我的工作……」一段時間後,她回到家,以為再也不會受到母親和姐妹們欺負了。沒想到,仍然天天聽家人的咒罵和嘲笑,繼續活在黑暗的日子裡。他們都說她是因為去當妓女才能賺到錢,不把她當成家庭成員看待。到了結婚年齡,母親把其他姐妹嫁出家門,尤其是三姐嫁給一個台灣男人,她卻被關在家裡,不能出去尋找自己的幸福。於是,她再次逃出「地獄」,到了西貢,瞞著家人嫁給一個台灣人。同時,五妹也跟台灣人結了婚。「我們姐妹倆同一天結婚,然而每次帶老公回去看望家人時,母親只招待五妹夫妻倆,卻不肯看我們一眼,也不讓我們一起吃飯、過夜。母親會大聲咒罵、把我們趕走。她這樣對待我老公,讓我很沮喪。」當初嫁進夫家時,她覺得自己已從不幸家庭中找到解脫的出口。夫家每個人都很友善,對她很好。在越南的親人卻不停地催她寄錢回去,收到錢就沒問題,沒有收到的話就會兇狠地責罵她。她打電話回去問候都沒有人肯接,除非是打電話通知寄錢……「我在台灣當新娘,天天都好想念越南,但是每次回去,母親就像以前一樣又找藉口打我、罵我。我好想家,但又不敢回家……」(明日續,本文收錄於《離/我們的買賣,她們的一生》)

社群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