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蕃新聞

熱門: 中華民國 時區 十九大

寶島中的悲慘世界與美麗新世界

立報/本報訊 2013.03.11 00:00
■孫中興在看這本書之前,我沒有看過《四方報》,但早就指定修我「社會學」課程的學生要閱讀夏曉鵑教授的《流離尋岸:資本國際化下的「外籍新娘」現象》(台灣社會研究雜誌社,2002)作為認識當前台灣社會的一本重要讀本。此外,我也碰巧在這個現象剛開始的10年前認識了一位高級知識分子長輩(當時應該60歲左右),娶了當時年僅18歲的越南籍妻子。經過我的好奇詢問,他很詳細地告訴我從「出發——相親-—迎娶」的來龍去脈。所以,雖然我不是這方面的專家,但對這樣的現象也略知一二。離/我們的買賣,她們的一生作者:外籍配偶、四方報出版社:時報出版ISBN:9789571357270不過,看完這本書之後,我的心情還是被震撼到久久不能平復。我才驚覺這個我們習慣自豪稱為「寶島」之中,竟然隱藏著一個個「悲慘世界」。看完《離》之後的第一個反應,是一連串有關人性的質疑。以前我對於外籍配偶(特別是來自比台灣經濟落後的東南亞國家)的知識都來自於學術研究的訪談和台灣配偶的轉述等「二手傳播」,從來沒有像這本書中這樣的「第一人稱的血淚吶喊」。我以前都覺得這種不人道的現象早該在文明世界絕跡了,頂多在鄉土劇中殘存著誇張的劇本,怎麼會是這些外籍配偶所要經歷和面對的殘酷現實呢?而且,如果這種痛可以「傳染」到讓我這個旁觀者都感同深受,為什麼不能也「傳染」讓她們身邊的重要關係人感同身受呢?難道「將心比心」的道理真有著立場上的差異,而非普世的價值?接下來是我的社會學專業,幫助我來解析這樣不正義現象產生的社會文化因素。首先是「外籍」這個名稱所隱含著的「內外」議題。最容易想到的當然就是大家早已熟知、並且都身不由己活在其中的世界資本主義體制所造成的「貧富不均」現象,特別是長期以來貧者越貧、富者越富。相對來說,有些「富國中的貧者」可以在國際市場上搖身一變為「貧國中的富者」,而享有原來在本國中享受不到的「富者的特權」。同時,「貧國中的貧者」也可以透過和「貧國中的富者」的婚姻關係獲得財富和地位的「升級」。可是當「富國中的貧者」和「貧國中的貧者」相遇時,前者就因為貧富相對位置的轉變而對後者採取從來沒有享受過的高姿態;對後者而言,雖然轉換了時空和其在舊場域中的階級位置,卻沒有轉換其在新場域的階級位置,所以在新場域中往往也只能隱忍屈服,眼淚往肚裡吞。這些女子以「外籍新娘」身分進入我們的社會,變成我們社會中的「外籍配偶」和「外籍母親」。可是我們往往太過強調她的「外人身分」,導致很難在我們的意識裡和生活裡,將她們轉換成為是「我們一分子」的「內人身分」。其次是「新娘」或「配偶」或「母親」這個三位一體的性別角色議題。這些女子嫁為台灣人妻,成為台灣媳婦,生兒育女之後成為台灣人母,卻在內外不平等的議題之外,還加上了傳統性別的不平等對待。在她的「娘家」她要「盡孝」養家,所以遠離家鄉;到了「婆家」她還要盡「媳婦——妻子——母親」三位一體的沉重角色。如果「娘家」和「婆家」都是「枷」,而不是待她像家人一樣的「家」,那麼,哪裡才是她安身立命的「家」呢?這種從國際地位到個人身分,一連串糾葛在一起的不平等和不正義現象,都不能歸咎到個人命運這樣傳統無力的思維,而是要當成一個重要的社會議題來面對,並積極的加以改正。這不僅是政府或是民意代表的責任,更是我們每一個人民的責任。《離》可以說是我們社會中的新住民,同時也是我們國家未來主人翁的母親被不公正對待的控訴,也是我們這個自詡為文明社會的一面照妖鏡,徹底映照出我們沒有注意到的這個社會偽善的黑暗面。讓這本書不只是一個控訴,而且更是一個深切的反省和改造的開始。令人敬佩的《四方報》是這些人的發聲機關,我們應該變成一個造成改變的集體行動力量!《易經》上經的最後一卦是「離」,但是這個「離」不是只有「分散」、「奇異」或是「支離」的負面意義,而且還包含「麗」的美好、正面、光明的意義。這先民古老的智慧不也啟示著我們,可以將這個寶島角落的「悲慘世界」改造成一個「美麗新世界」的契機嗎?(孫中興為台灣大學社會學系教授,本文收錄於《離/我們的買賣,她們的一生》)

社群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