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熱門:

鶯歌囝仔林聰明 台語細說愛鄉情

自由時報/ 2013.03.10 00:00
〔自由時報記者謝佳君/新北報導〕「母語是醞釀文化的土壤,靈魂的護照。」原是外商業務的林聰明,因工作關係跑遍各地,卻在一次場合中聽到外國人談起,台灣許多孩子不懂自己的母語,「Shame on you!(真丟臉。)」讓他決定辭去外商工作,回到校園教母語,並探索他的出生地─鶯歌的母語文化。

林聰明現在鶯歌建國國小和昌福國小教台語,也在陶瓷博物館擔任導覽志工,雖然從小就在鶯歌的陶瓷工廠打工,但他說:「兒時打工的記憶實在太辛苦,只想逃離這裡。」從沒想到會再回到這塊土地,而且研究起母語和文化。

但外國人的話警醒他,他開始探索母語、考取師大台灣文化及語言文學研究所,在田野調查過程中,從老一輩身上發現更多鶯歌故事,「兒時不好的回憶,反而成了最好的資產」。

林聰明從鶯歌「瓷仔」用語(陶瓷相關用語),探討台灣常民文化。例如常言「鶯歌窟,有入無出」,可能起因於傳說當地鶯歌石會吐霧障蔽視線;也意指鶯歌很有人情味,土特別黏人;或有人說鶯歌的尖山堆是「龍珠窒口穴」,聚財富。人們來到這裡,濃濃人情味和可聚財,自然「有入無出」!

也有諺語道「恁干焦塗攪水,一箍就欲趁人九角幾,趁錢是若趁水,講鶯歌人是敢若土匪。」說明了外地人看鶯歌人賺錢,只是將土和水攪拌在一起,成本低,收入卻很豐厚。點出出產陶瓷曾為鶯歌人帶來不少財富,可說「點塗成金」。

但林聰明說,其實最早期製陶技術不專業,做陶瓷粗工相當辛苦,因此當時有人說「耍瓷無前途」、「破瓷換白米,飼袂飽枵袂死;閹雞拖柴屐,拄仔好趁,拄仔好食」、「燒十窯破九窯」,意指做陶瓷不好賺,吃不飽也餓不死。

「鶯歌春曉好景緻,烏煙攏退去;老街點心古早味,使人心歡喜;鳥語花香正當時,世間無底比;注重人情佮義理,包你愛著伊。」林聰明把對鶯歌的熱愛寄託語言中,編詞譜曲,曾連續三屆獲「台語話鄉鶯」佳作,並多次獲文化局及陶博館頒發優良志工,他說,要用聲音和文字把珍貴的文化資產繼續傳承下一代。

社群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