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蕃新聞

熱門: 指尖哥 李婉鈺 共軍

咄咄集:何其沉重的宰韓!

立報/本報訊 2013.03.07 00:00
■吳忠泰3月5日晚上,我們的棒球隊要對上韓國隊,各報多以抗韓為標題,但是有一家銷路極佳的報紙,用超大字體寫著:今晚宰韓!

就是這家報紙,過了兩天也登出黃國洲寫的評論「侮人自侮的義和團式加油」。黃先生的評論,我一向喜歡,只是通篇未提這一家報紙在兩天前,是用怎樣的字眼來煽動同胞的情緒,現在這家報紙又讓黃先生教訓球迷要有運動家精神云云,所有的好人都給他們當了。

評論者都說棒球是國球,在冷戰時期鼓舞了國人的士氣,所以有國球情結;然而,一場棒球賽就必須肩負雪國恥揚國威的責任嗎?國人不會忘記:民國60年代揚威的少棒隊員中,多少人因為過度操練而提早報銷,因為超齡合隊而被世界少棒聯盟糾正。大人不爭氣,國際情勢孤立,拿孩子的表現當墊檔,這就是我們的國球情結!

報業老大操作民粹的功力過人,一個「宰」字,飄溢著多少血腥味和快感!然而宰人者,人必宰之,宰是屠殺,是戰爭,戰爭當然要求勝,而且還牽涉到球員背後的光榮與獎賞呢。宰得成,有戰利品(運動彩券則是旁觀者也有戰利品了),但是運動為何要背負那麼大的使命?我們到底在恨甚麼?

去年大家才引大陸部分媒體的說法:台灣最美的風景是人!難道台灣人的友善是有選擇性的嗎?對日本和善,而對韓國敵視,比牙還牙,絕不手軟,為何不去想:人家看我們的仇韓和中國的反日是一樣的(何況韓國佔領過台灣,凌虐過我們國人嗎?)。對台灣來說,韓國值得學習還是必需仇視?或至少有哪些要學習?光從工會的參加率和運作,我們就是不如人--韓國儘管國家大力扶持財團企業,但工會總是奮力求生,為受雇者爭取最多的分配,如果台灣的受雇者有像韓國那樣驃悍的工會,如果我們那麼勇於組織及參加工會,而不是到了看球才團結,現在還會人人低薪嗎?

慫恿你去認同宰韓,卻不告訴你韓國工會的可敬,是這樣的報紙可以在台灣熱賣,然後再由球評批判你的熱情,於是明天太陽升起,我們繼續在工作職場中被剝削,然後等待下一次「吃泡菜」,接受這家報紙鼓勵我們:記得要反媒體巨獸。

我也用宏達電的手機,我家隔壁的車位是韓籍人士。無能的我,當天,和以前教過的老學生們用line討論著賽況,一開始,我們寫道:已經做了最壞的準備,無非先消消大家非勝不可的紅眼症。然後……在這裡寫些事後諸葛的話給大家看。(全國教師工會總聯合會副理事長)

社群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