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蕃新聞

熱門: 賴清德 柯建銘 台灣鯛

貓眼的世界:人物

立報/本報訊 2013.03.07 00:00
■黃懷軒如果有些畫面會在腦子裡停留許久,想必應該是件重要的事,具有某種意義的事。

那天在個高級飯店裡的餐廳等朋友,發呆看著前方,一對母子就在我不遠處的桌子坐了下來。我坐的地方聽不見他們說話,說他們是母子只由他們的互動給我的感覺,但其實只是一種無意義的猜測。男的約莫40歲,打扮的很像只有25歲潮男,破牛仔褲加球鞋配卡車帽,外加一件羽絨背心,像是走在忠孝東路上會遇到的那種哈日哈韓笑年吶,看起來很有朝氣;媽媽上了年紀,行動緩慢但還算硬朗,大約6、70歲左右,感覺像是費盡心思找出了最恰當的衣服打扮過。

老媽媽打從一到了座位上就顯得很緊張,似乎深怕自己表現不得體,兒子自然是一副自在的樣子。我看到服務員去幫老媽媽點餐,老媽媽似乎聽不太懂什麼是什麼,服務員解釋後老媽媽頻頻點頭致意不好意思。老媽媽的神情及身上散發出的氣質像是我小時候爺爺奶奶第一次上台北我們帶他們上館子的樣子,像是地方太高級令他們不自在,甚至帶點自慚形穢的謙遜,他們似乎覺得自己不屬於這個世界。這畫面在我腦子裡停留了好些天,對我而言,這樣的情景總會讓我想到沈從文,他們活脫脫就是沈從文筆下的人物。

沈從文大概是我最喜歡的華文作者,他的文章沒有什麼艱澀難懂的大道理,也沒有要試著教你什麼,他只是說「人」,不帶矯情或是其他外在價值的述說。他寫鄉下人,或許人之所以為人,除了簡單這種動人的本質之外,其他的一切都是多餘的,沈從文描繪的就是這樣一種純粹的特質;他的故事有時也寫都市人,都市人念的書多了,有的東西多了,看似自由,但其實有的桎梏也多了。這對母子有的不只是年紀上的差異,氣息上也是不同世界的人。沈從文描繪的一種純粹的特質,已經越來越難在都市中發現。

當我們發展越來越密集,物質越來越豐富,生活反而變得一點都不簡單。身邊很多人總是喜歡說自己多簡樸多低調,但絕大多數這麼說的人不過是嘴上說說,只是因為想強調自己和別人不同,或甚至只是因為流行。但最終,簡單不簡單、純粹不純粹這種東西畢竟是一種由內而外的氣息,其實和金錢上富不富有的程度無關,怎麼樣都裝不來的。故作低調簡樸,反而比那些明擺著要耍排場的爺兒們更令人厭惡。(展示設計師)

社群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