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熱門: 鬼蝠魟 Aimyon 幸福

為了勾引日本野郎

立報/本報訊 2013.03.06 00:00
■宋竑廣大家常常會有因為是什麼地方的人,就被說好話時便與有榮焉的時候吧,比方常聽到台灣人很有人情味,自己也多少成為台灣之光的發光源,而比起人情味友善什麼的,被說長相好應該更令人害羞跟暗爽一點,例如蘇杭出美女之類的,可惜這種機會不多,關於男人的更是罕見,不過今天就給台灣男性報個福音,介紹一個盛讚本地男兒的網站。

日文同志網站「Taipei Gay Walker」,顧名思義,這是(給日本男同志的)同志版的台北導覽指南,來看看裡面怎麼介紹台灣男兒的呢?「說到台灣,大家都注意到竄紅的金城武(明明是台日混血兒……好啦算台灣有半份功勞),台灣的男孩子有像他那樣的,還有其他可愛或者酷型的非常多。」是說,拿金城武來開頭……實在是令人汗顏到想化成消波塊以免污了台灣男兒的好名聲啊。

然後更有趣的是介紹了一堆參觀台灣男人的地點跟時機,像是國父紀念館中正紀念堂這些有體格出眾的憲兵在的地方,還有端午節划龍舟時可以看到許多「漢草」很好又打著赤膊的男兒們,不知道是不是外國人的眼睛比較亮,自己身為台灣男同性戀,倒是沒有好好地把這些「景點」或「節日」用審美的眼光一個個搜羅起來。

除了感受異國人的有色眼神之外,因為我對異性戀嫖妓文化也略知一二的關係,不免比較起來。在教人如何買春的段落,可以記下「海軍陸戰隊」這種關鍵字,也可以用明星的名字來點菜(點得到嗎?),但因為怕日本人發音不正確,小心地叮嚀著:「很會講中文的再這麼做比較好喔。」書到用時方恨少,語言能力很重要啊,男異性戀朋友說,日本花街的性工作者,因為嫌形象差的中國人麻煩的關係是不接的,還要學會當地的方言,才不會被認為是外人而被拒絕。

因為「觀光客」也會期待搭訕甚至戀愛的關係,即便性的字眼還是主要中文教學內容,還另外教了不少互動上需要的、讚美的話,不純然是色情的,比較有人味,相對地,小時候因為住林森北路附近,翻過給外國人看的風化業導覽手冊,或者時常做這類介紹的第一手雜誌,不教半點交際技巧、社會介紹,相對上就顯得只是消費而已。啊,連續劇跟電影裡常看到的善良恩客在哪呢?像是可以帥氣地說出「我要為妳贖身」的好人那樣。

用心程度還不止如此,比起甜言蜜語,更重要的是洞察台灣性別與人情的局勢、熟悉台灣男兒的心理,才能一舉擄獲寶島雄心;不說食物美味(比日本)物價便宜等常見觀光賣點,網站分析,台灣人親日哈日,日本野郎本身就是優勢,日劇日文歌曲發達,學日文的人也不少,便於交流;台灣同志與性別運動發達,同志產業興盛,營造了相對而言對同志友善親切的大環境。

網站如是說:「只要聽台灣流行歌便會明白,前幾名都是情歌,台灣人或者台灣男同性戀基本上懷抱著浪漫,對戀愛的憧憬或想要男友的願望很強烈,自認是悲劇的女主角,『為什麼只有我得不到幸福?』像是活在中島美雪歌詞世界裡的人佔多數,有去過附有卡拉OK的同志酒吧的話,會發現點快樂的歌的人不多,大家都愛點哀愁的情歌,彷彿歌中的角色。」

因為我也沒有對台灣男同性戀做過民調,不敢說實情是否真的如此,不過它這樣寫,倒是讓我想到男同性戀討論區常見的愛情感傷文章,有的一往情深無疾而終,有的哀嘆世上無真愛,如果跟身邊男異性戀甚至女異性戀比的話,是多了很多這類的哀嚎。不知道是真的比較寂寞呢?還是勇於吐露內心話呢?

在日本男同性戀的眼裡,不曉得台灣男同性戀是否唱著這樣的中島美雪歌詞:「所謂的悲傷,並不是失去你,而是再也無法相信人;想成世上都沒有愛便輕鬆多了,從一開始就沒有的東西,怎麼能抓得到呢?」〈孤獨的肖像1st〉如果是的話,也不曉得會不會用她的歌詞加以安慰;「天空與你之間,今天依然下著冷冷的雨,如果你肯對我笑,就算我變壞也無妨。」〈天空與你之間〉

不管怎樣,重點是如果想要勾引日本野郎、成為他們的目標的話,感覺認識一下中島美雪,要裝成魚餌才裝得像,立馬就來開堂講座,跟台灣男同性戀朋友介紹一下好了。只是,根據我本人的真實經驗,當我跟日本人說我是她歌迷時,對方當下說:「好可怕。」唉唉,畢竟她也是有著「我要在門板上用指甲寫著……我恨你,恨你到死為止。」〈恨〉這樣的歌詞的,是說,這首〈恨〉也是日本同志特區二丁目,票選情歌時榜上有名的名曲,台灣男同性戀真的有比較哀怨嗎?

嫁不到總經理王子的乞婆以同志為例看中島美雪歌曲對弱者的啟發講者:宋竑廣時間:3/27(三)15:20-17:20地點:致理技術學院人文大樓3樓K31教室(新北市板橋區文化路1段313號,近捷運新埔站)主辦:致理技術學院雙向緣社限額20名,請事先到http://ppt.cc/aePx報名。

▲2011年8月26日天氣晴朗,國父紀念館1樓舉行儀隊交接,吸引許多遊客觀看。(圖文/中央社)

社群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