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熱門: 鹹豬手 走路工 麻疹

被迫賣淫 烏干達少女力求翻身

立報/本報訊 2013.03.05 00:00
【編譯謝雯伃整理報導】在東非國家烏干達首都坎帕拉的郊區,有兩個人口密集的貧民區,分別被當地人暱稱為奇莫巴莎(Kimombasa)和安哥拉(Angola)。這兩處是從事性交易青少女的大本營。這些年輕女孩5、6個人一起租一間住屋。每天,她們就從住屋處移動到不同的貧民區進行性交易。據《路透警示網》報導,由烏干達青年發展聯盟(UYDEL)所進行的一項名為「針對烏干達兒童的商業性剝削」報告中指出,烏干達境內正面臨兒童性交易勃興的危機,從事性相關產業的兒童,由2004年的1萬2千人,到了2011年,增加為1萬8千人。「許多青少年活躍於性交易產業,但她們因為畏懼不敢承認。他們因為害怕污名不敢承認。」與UYDEL合作的健康官員納孔德(Carol Nakkonde)表示。「我們與她們進行討論,告訴她們HIV和其他相關的風險。」較資深的性工作者擁有名為「巴拉」(Bala)的基地。這是青少女聚集等待客人的地方。青少女每使用巴拉的空間來接客一次,出借場地者可得到1千元烏干達先令的住房費;而少女們每接客一次,可獲得2到3千烏干達先令(0.8至1.2美元)。如果是熟客,少女們還會接受賒帳。化名為莉莎(Lisa)的女孩是從津尤葛支(Kinyogozi)來到盧威洛(Luweero)區。她很小時便父母雙亡,由外祖母撫養長大。現年18歲的她在2007年13歲時,來到坎帕拉。貧窮女童無升學機會「我的家庭很貧窮。有時我會遭到大家庭的其他成員毆打。在我讀完7年小學之後,祖母告訴我她負擔不起中學學費。我因此中輟,受騙來到坎帕拉,成為性工作者。」莉莎表示。在子女讀完小學後,許多貧窮家庭無法再支持子女讀書。因為傳統觀念,女孩無法繼續升學的情形更為嚴重。因此,許多中輟的女孩會到父母或親戚的場所打工,或獨立擔任女傭和女侍等工作。最後,其中大多數人會進而從事青少年性交易。除了貧窮,家暴也是少女選擇進入性產業的主要因素。在烏干達,性暴力的案例持續增加,特別是在貧窮家庭中更為嚴重。當家庭關係失衡,子女是最大的受害者,身心受創,學業通常會受影響,進而造成中輟、進入性產業的惡性循環。而居住在奇莫巴莎和安哥拉等都會貧民區的兒童,也有很大的風險,會受犯罪、社會暴力、混亂環境和道德要求低落的影響。由於貧民區擁擠混亂的居住環境,父母也很難控制子女不受同儕及鄰居影響。舉例來說,許多女孩是因為常常接觸居住社區中頻繁的脫衣舞俱樂部和成人性交易活動,最後選擇自己從事性產業。職場處處性騷擾居住在鄉村地區的很多兒童自願/非自願地被販運到都會地區,希望能夠賺到更多錢。有些商業性剝削的受害者表示,她們被人口販子誘騙到都市來。「我被一名村裡的『阿姨』選上。她說服我的祖母說,在坎帕拉有很需要青少女的工作,面前正有一個工作機會。當我們到達坎帕拉之後,她竟然把我當成她自家的女傭。」莉莎表示。「不久之後,我和這個『阿姨』產生了一些誤會。」在一名朋友的建議下,莉莎決定要逃出這個家,轉當酒吧女侍。「我的雇主逼我跟他發生性行為,做為求職的必要條件。因為我別無選擇,只能接受他的要求。」在她成為酒吧女侍後,她發現要保住這個工作的辦法是接受雇主定期的性要求,有時還要為雇主的顧客提供性服務。莉莉(化名)與莉莎一樣,在盧威洛區的納卡席塔(Nakaseeta)村長大。由單親媽媽養大的她也是讀完小學7年後輟學。她在2008年來到坎帕拉。「我媽的朋友帶我來的。我本來想要當一名家務女傭,但是當時唯一的工作選擇是到一間當地酒吧當服務生。」「我每天要從下午2點工作到隔天凌晨2點。被人性騷擾和剝削成為留住客人的方法。只要客人沒付錢就走,那我們就要被扣薪水。」莉莉表示。在酒吧工作1年後,莉莉離職,成為一名家務女傭。她表示,工作情況並未變好。「男主人一直騷擾我,要我和他發生性行為。我忍無可忍,只好辭去工作。」「不是得病就是懷孕」青少女的性交易對少女的健康產生影響,造成了心理和生殖健康上的問題。「那是一個可怕的回憶,對自我、社會形象上,都造成創傷。」莉莎表示。「許多時候,我們並沒有進行安全性行為。許多客人喜歡直接、無保護措施的性行為。我們不是得性病,就是懷孕。」一名曾受商業性剝削的女孩表示:「我有一名同事在進行粗糙的人工流產手術之後,得到了生殖系統的併發症。後來醫生只能建議她把子宮拿掉。」職訓開啟新生活相關人士已開始合作,想要遏止青少女性交易的趨勢增長;除了立法嚴格限制與未成年者性交易為犯法行為外,更設置重新安置計畫,提供職訓、就業諮詢和復學等服務。莉莎表示:「職訓課程變成了我的生命線。我在坎帕拉市郊卡孟旺卡(Kamwokya)的UYDEL中心選了為期1年的美髮課。我不久後就能夠結業,成為獨當一面的美髮師。」然而,要讓這些青少女性工作者回歸正常生活,需要很大的挑戰。在生理方面,有多重伴侶的女孩雖然本身接受治療,但伴侶卻未同時接受治療,這會造成二度感染。而在同儕環境方面,那些加入重建計畫的女孩在與活躍於性交易的夥伴在一起時,常會面臨到同儕壓力。至於那些有子女和正式伴侶的女孩可能會與伴侶達成協議,讓女方繼續接客,以賺取部分收入。

社群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