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熱門: 櫻花 土狗年 百年宮廟

民進黨如何「敗中求勝」打贏反核戰役?

美麗島電子報/陳淞山 2013.03.05 00:00
台灣核四公投的政治爭議,朝野間各有政治盤算,問題關鍵在於投票率是否超過50%的法定門檻與與公投題目的設計,行政院佔盡了「鳥籠公投」與公投題目設計的優勢主導地位,主張「反核四」與「非核家園」的民進黨與反核團體的確陷入了進退失據的政治兩難困境,大家莫不佩服新閣揆上台後的靈活戰術應用,讓「反核四」的政治焦點瞬間便成是否「反公投」的政治困境。

馬英九政府表明將以「核四停建」與否作公投內容,擺明了就是想讓公投投票率跨不過50%的法定門檻,以否決核四停建的政治主張,讓「反核四」的政治訴求頓時瓦解;在野的民進黨則反擊表示,「這次行政院宣布要核四公投,但卻不是要解決爭議,而是要利用不合理的法律護航核四繼續興建,蒙混過關。」,但對於到底是否要比照馬政府提出「續建核四」與否的公投命題進行連署以倂案公投?或者直接與馬政府「是否同意停建核四」公投主進行對決,鼓勵大家踴躍投票,與國民黨陣營可能暗自策動不投票,讓公投成敗最後決定在有無跨越50%的法定門檻?民進黨內部似乎還沒有整合出政治共識。

對此,民進黨黨主席蘇貞昌表示,長期反核的民進黨若提出續建核四公投案,會有邏輯問題,因此傾向不提出續建核四的公投對案,未來戰場將放在立法院,修法降低公投門檻,並正面迎戰國民黨所提出的核四停建公投。謝長廷則呼應蘇主席的看法,他認為相關策略只要黨做一致決定即可,但是正面迎站也要有熱情,才能喚起民眾的意識,與公民運動團體結合,團結才能夠實現非核家園的理想。

其實,擁核、反核都是為了台灣下一代而戰,「公投」的選擇只是時間的問題,台灣的朝野政黨根本不需要為了各自的政治利益與盤算而扭曲了核四議題的政治價值與政策內涵,國民黨操弄與其政治立場不相一致的「停建核四」公投題目,以為一定過不了法定投票門檻而只能續建核四,卻忽略了縱使能夠短暫贏了核四公投的戰役,但豈不會在長達四、五個月的公投宣傳過程反而激怒了台灣多數的民意,讓原本不支持民進黨但反核四的群眾轉向支持民進黨,種下了未來2014、2016大選的政黨輪替失敗禍因呢?

對於民進黨而言,既然沒有進行核四公投而在立法院表決也必然打敗仗的情況下,何妨置之死地而後生,把「反核四」與「非核家園」議題當作縱使無法在此次公投中獲勝但卻可以「短空長多」贏取更多「中間選票」的政治擴散力量,進而爭取2014、2016大選的勝利,再用「執政權」的政治優勢以達成「廢核」的政治理想呢?

公投題目設計的政治陷阱是執政者佔盡優勢一時的可能勝利,公投法定門檻的政治缺陷也是「反核」主張者在公投對決時難以突破的政治牢籠,但人民的意識是清醒的,公民社會的力量是無法用人為的手段完全加以封殺的,「核四公投」的政治成敗或許可能短暫失利,或許可以化做更多無窮無盡的政治擴散力量,進而用最後「政黨輪替」的力量教訓那些高高在上的「執政者」。這一場為後代子孫著想的「核四戰役」,何愁不會勝利成功呢?

社群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