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蕃新聞

熱門: 勞基法 縱火 掃地機器人

幸福24號:預防性暴力從知「性」開始

立報/本報訊 2013.03.03 00:00
■蕭如婷校園性侵害、性霸凌和性騷擾迄今仍是「很夯」的議題。我們時常看到因為感情事件、個人性傾向或性別特質而導致被性騷擾或者被霸凌的新聞。這樣的事件不僅發生在現今的社會,在過去的校園裡也有諸多類似的情形。但是,現今青少年的行為方式有越來越極端化的現象。目前政府和民間機構在推動性侵害和性騷擾的防治工作上都不遺餘力。許多國中小學教師也開始教育孩子們如何保護自己、如何說不,以及尊重身體等觀念。然而,過去這些傾向「保護論述」的性教育其實是不足夠的。性騷擾和性霸凌行為所牽涉到的重要觀念是「性別權力」。當性別之間存在地位、年齡、知識、體力、族群或資源等不對等的狀況時,性的壓迫就容易發生。性別權力最常存在於上對下的關係之中,或者不對等的同儕之間。例如老師或主管利用職權對學生或下屬提出性邀約,學生和下屬因為有所顧忌而不敢拒絕。這就是一種利用上對下的權力不對等關係進行性侵犯的行為。此外,我們更經常看到同儕或平輩之間,掌握較多權力或資源的人對相對弱勢者進行性(或性別)冒犯,如取笑對方的性取向如死gay,或性別特質如娘娘腔。曾經輔導過一位未成年性侵害加害人,案主叫牛頭。他自小就未見過母親,而父親為了工作,也經常在外且甚少返家。所以小時候的他跟妹妹就在各親戚間輪流寄住,這也造成他的不安全感與自卑感。小學時,牛頭為了引起別人的注意,會故意去掀女同學的裙子或拉女生的內衣。因為女同學的尖叫回應會讓他感受到自己是受關注的對象。但從來沒人告訴他這種行為是不妥當的。學校的老師也以學生之間的玩鬧視之。上了國中,他開始會在大街上為突如其來的性幻想去偷襲女路人的胸部。後來,牛頭因為在網咖看A片,並仿造A片內容猥褻了一名年僅8歲的女童而被判妨害性自主罪。那年,他只有15歲。從這個故事,我們可以發現,如果輕忽青少年之性騷擾的言行或者未積極教育青少年去覺察性別權力,那麼,未來變成性侵害加害人的機會很高。以牛頭為例,他在求學期間即已開始出現性騷擾的行為,但老師們通常並未加以正視,導致牛頭沒有獲得適當且正確的導正教育。一而再再而三地忽視,最終導致行為的「惡質化」,變成性侵害加害人。因此,教導青少年覺察性別權力是刻不容緩的事情。我們在談論「性」方面的議題時,不應該再停留在一種「保護式」和「禁慾式」的教導方式。我們應該從最基本的,即打開對「性/別」的正面瞭解,作為開始「新」性教育的重要一步。(高雄市小草關懷協會社工督導、台灣性學會理事)

社群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