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蕃新聞

熱門: 勞基法 縱火 掃地機器人

哈巴狗電台:劍的故事(三)

立報/本報訊 2013.03.03 00:00
■陳真周星馳的《西遊降魔》不是用兒歌三百首伏妖嗎?墨西哥蒙面俠Subcomandante Marcos則是寫詩講童話故事,不過不是為了喚起「妖怪」(美國與資本主義)「內心的真善美」,而是揭露其邪惡樣貌。Marcos似乎相信,「惡」具有一種自我欺瞞本質;當「惡」的力量十分強大,強大到簡直就是所向無敵時,我們其實什麼也不用做,只須找來一面鏡子,就能讓邪惡現形瓦解。

Marcos似乎很喜歡使用「鏡子」這個隱喻,雖然每次對其闡釋常有不同。鏡子本身究竟是惡或善很難說,也許無善無惡,但若是好人,照鏡子就會看到一個好人,反之則跑出一個混蛋。至於邪惡是否具有(Marcos所景仰的)馬克思所設想的那樣一種彷彿必然的內在毀滅性我不知道,不過,我倒是相信「邪惡根本不存在」的某種神學想法。

奧古斯丁(Aurelius Augustinus)說:「一切存在都是善。」他相信,既然世上一切都是神所創造,神怎麼可能創造邪惡?這意思是說,邪惡並非一種實存,而是一種缺乏。比方說到了月底,我口袋裡經常沒錢,口袋沒錢的意思就是口袋裡沒有錢,而不是說我的口袋裡有個「東西」叫「沒錢」。「錢」是我想要的(那當然),當我沒錢時,意味著我「缺乏」錢,而不是意味著我有著一個跟「錢」相反的「東西」叫「沒錢」。沒錢就是缺乏錢,正猶如惡就是缺乏善,而不是世上有個「東西」叫做「惡」。

黑暗不是一種顏色,它什麼也不是,它只是一種「缺乏」光的狀態;當光出現,黑暗便消失無蹤。小時候常感訝異:當你進入一片漆黑的房裡把燈打開,房間就亮了,可是,「剛才那些黑暗呢?黑暗跑哪去了?」大約你也只能說:黑暗哪兒也沒去,黑暗根本不存在,它並沒有被光趕出門外,因此,你就算出門去找應該也找不到。也許連說「黑暗消失了」也不對,因為一個根本不存在的東西怎麼會消失?倒是應該說「光回來了」。

也許鏡子就有這種本事,讓善惡現出它應有的原形,讓惡意識到或顯現出其自身的缺乏。事實上,「惡」什麼也不是。因此,我們大概也不可能打敗一個根本不存在的東西,而只能在「存在的東西」上下工夫。

梭羅不爽美國四處打仗,拒絕繳稅而入獄。也許你會說,這對一個強大帝國又能如何?飛彈所到之處,千萬人命照樣化為一灘血水。可是梭羅卻相信,一個人就能讓一個帝國「像什麼破紙屑那樣在洶湧的海裡七上八下」。善惡懸殊,無法匹敵;光來了,黑暗就不知跑哪去了。(醫師)

社群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