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親歷二戰 郭天祿見證人性光輝

中央社/ 2013.03.02 00:00
和平戰火系列3-6(中央社記者江俊亮嘉義2日電)戰爭是殘酷的,但也有人性的一面。郭天祿在南洋當軍伕時,雖然見證日軍的殘暴,但也遇到許多善良的人,譜出一段戰地情誼。

郭天祿在馬瑙瓜里時,遇到一名不會說華語的華人後裔「魏」,魏與一名爪哇婦女同住在一處農場裡,農場中還有這名婦女與荷蘭籍丈夫(已經離開)生下的一對混血兄弟。

「魏」與郭天祿很投緣,雖然言語不通,但郭天祿幾乎每天晚上都會去跟他們「聊天」。相處近一年後,日軍被迫撤退,郭天祿與「魏」告別時,2人相擁而泣,久久不能自已。

在泗水時,郭天祿曾住在日本人經營的「松本旅館」1個多月,旅館經理的妻子是印度人、育有3名子女,郭天祿與他們相處融洽,尤其混血的長女15、6歲,長得亭亭玉立、眼睛大而明亮,讓郭天祿頗有好感。

離開泗水前,郭天祿將「魏」送給他的荷蘭時代銀幣,轉贈給旅館經理夫人,讓這名印度婦人感動得說不出話來,幾乎流下眼淚。

臨行前,印度婦人才破涕為笑,說「你們去峇里島,是要看女人的胸前雙峰嗎?」郭天祿後來到峇里島,才知道當時的峇里婦女,有裸露上半身的習俗。

但是,直到二戰結束後,郭天祿被送進集中營,才首度看到「傳說中」的上空裸女,這些年僅15、16歲的少女,是到營區賣水果、賣鴨蛋的。

在峇里島時,郭天祿與華僑張誠仁、林慰懷結為好友。大戰結束後,郭天祿回台仍與2人持續通信,直到台灣發生二二八事件才斷絕音訊。

在戰亂中相識,林慰懷曾把自己的相片、峇里島「上空」少女照片寄給郭天祿;甚至林慰懷結婚時,也寄來喜帖,但因相隔數千里,郭天祿只能寄去禮金以表祝賀。

在安紋的補給隊期間,有個處處找麻煩的上尉,但軍醫室裡卻有個很好的軍醫半澤(Hansawa)中尉,患者只要跟他說「身體有點不舒服」,他就會開單子,為患者免除勞役。

半澤是德川幕府時代的蕃主後裔,身材高大,個性溫和,開藥給患者時,都會叮囑「不要太勉強,多休息!」郭天祿形容他有如「佛陀」,而專找麻煩的上尉是「惡魔」。

離開安紋到馬加撒時,郭天祿搭乘一艘3000噸級的武裝船,5、600名乘客中,有一個3、40人的「慰安婦」團,其中1人竟挺著大肚子,因此格外醒目。

航行中,遇到美機空襲,雙方交火,船上5、6門機關砲一齊發射,聲音震耳欲聾,就在此時,那名懷孕的慰安婦,順利生下腹中胎兒。

依慣例,在船上生產是要大肆慶祝的,但因戰爭的關係,船長很遺憾沒有什麼禮物相送,不過卻也盡其所能的送了一堆高級罐頭與肉乾。

在峇里島成為戰俘後,郭天祿與4、50人被英軍押解到集中營,途中突然下起西北雨,個個淪為落湯雞,讓他嚐到戰俘的悲哀。

當時,路旁有家賣水果的小店,看店的老婦人急忙喊他們進去躲雨,還免費提供水果供戰俘及英軍享用。

對此,郭天祿寫道,「來到峇里島,這次才看到峇里島的真美,以及人民內心的慈悲。」1020302

(中央社記者江俊亮翻攝 102年3月2日)

社群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