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熱門: 野戰季 無畏女孩 館長

患瘧黑尿吸血螞蝗 難忘夢魘 

中央社/ 2013.03.02 00:00
和平戰火系列2-6(中央社記者江俊亮嘉義2日電)年逾七旬的老農夫郭天祿將二戰時被日軍徵赴南洋作戰寫成回憶錄「和平戰火」。包括叢林中的吸血螞蝗及患瘧疾後如墨水般黑色的尿液,所有惡劣環境都在郭天祿筆下生動呈現。

「和平戰火」一書共分4章,前章記在馬瑙瓜里一年的經歷、中章為印尼海域流轉錄、後章寫在峇里島的經過,最後一章描述返國之路。

郭天祿的次子郭大同說,父親寫回憶祿時,各章的寫作起始日與完稿日,都有詳細記載,甚至後來才憶起的零星片段,也以「補記」方式處理。

這本回憶錄雖有4章,但郭天祿在序文中提道,比較重要的是後2章,因為後半部對於戰爭的苦難世相著墨較多,希望藉此喚醒生活在富裕中的讀者深思。

郭天祿是家中獨子,9歲喪父,由母親一手帶大。二戰末期,美軍逐漸獲得優勢,日本為了加強南方兵力,從台灣徵召軍伕到南洋協助戰事,郭天祿就這樣踏上南洋征途。

當時,台灣四周是極危險海域,來往於日本、台灣的客船「熱河丸」、「高砂丸」、「高千穗丸」等船隻先後被美國潛艦炸沉,讓郭天祿懷著忐忑不安的心情出海。

經過一番冒險航行後,郭天祿抵達新幾內亞的馬瑙瓜里,並在馬瑙瓜里待了一年。此後,在南洋群島之間航行,總是讓郭天祿戰戰兢兢,深怕被美軍水雷擊中。

在郭天祿的回憶錄裡,除了描述戰爭的可怕外,也記載南洋諸島的風土民情、自然風光,尤其新幾內亞的鳥類眾多,經常讓郭天祿看到「忘了吃飯、睡眠,歡喜無限」。

在濕熱的南洋叢林裡,郭天祿除了要躲避盟軍空襲之外,還要注意吸血樹蛭(螞蝗)、瘧蚊的叮咬,但總是防不勝防。

郭天祿曾目睹因瘧疾而死亡的人,自己也曾得過瘧疾,病倒之後,看到尿液「如墨水般的黑色,直覺完蛋了」、「面臨死亡,悲哀無限。」

後來,他想起台灣故鄉,有人患了瘧疾,因喝了椰子汁而病癒的往事,於是摘了3顆大椰子「拚命地喝」、每天喝,才撿回一命。

由於二戰末期日軍節節敗退,郭天祿曾與同事划獨木舟撤退,並被數架美國軍機以一棵椰子樹高的近距離從頭頂低空飛過,幾乎讓一行人嚇破膽。

當軍伕雖然充滿危險,但也有輕鬆、苦中作樂的時候。有一次卡車故障,郭天祿與3、4名同事步行回部隊,在半路的小店吃點心、喝咖啡的愉快經驗。

郭天祿在書中提到安紋、馬加撒都有電影院,他尤其喜歡乾淨、清涼的馬加撒,不僅僑胞多,商店也多,僑胞都說閩南語,讓他倍感親切。因此在馬加撒等待「轉進」的時候,他幾乎每天都出去逛街。

在峇里島時,郭天祿曾聽過印尼獨立運動領袖、後來被尊稱為「印尼國父」的蘇卡諾演講。可惜,後來蘇卡諾當上總統之後,因過於親近共黨,被後來的總統蘇哈托趕下台,抑鬱而終。郭天祿在書中也評蘇哈托「是一個貪婪無度的人」,在位30年不斷更換副總統,以鞏固自己的獨裁地位,讓印尼陷於不安。

社群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