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熱門: 高溫 麻疹 觀光

三少四壯集-冰宮與炸雞

中時電子報/陳雪 2013.03.01 00:00
我們一家在豐原小鎮橫街討生活的年歲,從我小學五年級開始,到大一升大二的暑假結束。五年時光裡,從跑警察的小販,升級為有固定位置,租下房東車庫前面空地,電線桿下父親把木板架在三輪車鐵架上,成為要付租金的攤販,我讀中學時房東把車庫改建,父親與賣皮鞋大叔哈庫賴分租店面,那時鐵皮屋低矮,我們還住鄉下,夜裡收攤後,哈庫賴的兒子一寶顧店。

哈庫賴有三個孩子,大姐美寶,大哥一寶,小弟二寶,美寶與一寶都特別乖巧,顯得二寶叛逆乖張,二寶的女友阿嬌長得真嬌,他們倆讀的是當年有名的流氓中學,有錢就進得去,進去之後肯定變壞。二寶與阿嬌成天躲在店舖後頭的廁所吸強力膠。

二寶濃眉大眼,阿嬌小小臉蛋眼睛水靈靈,吸了強力膠之後神情恍惚,有種迷媚的氣息,我是剛青春期長胖卻不長高,臉上青春痘開始冒,懂得分辨美醜,開始懂得暗戀,二寶時常挨打,一挨打就幾天幾夜不回家,阿嬌會到店裡來等他,那些無聊的等待時間,阿嬌就帶我去逛廟東夜市。

她的頭髮是教官最不允許的削薄打層次,瀏海刺刺鬚鬚,制服都訂做,緊身短翹,走路時把下巴抬得高高地,一臉看誰都不爽的樣子,我們穿過廟東夜市,直達中段一家遊樂場地下室的冰宮,阿嬌擅滑冰,我只負責幫她顧書包,她在場子上真漂亮,即使身體已經被強力膠吸乾成空殼,仍有種倨傲的、野性的美,滑冰時她如天鵝,簡陋的冰宮裡,滿滿都是想要叛逆的青年男女,許多人會對她吹口哨,她只是自顧自地兜轉圈,時間沒到就離場,「我們去吃炸雞。」她說,書包袋子拉得好長,方便她往後一甩。

那時還沒有麥當勞,那家台版美式鄉村風格的炸雞店已經非常時髦,店裡四周都貼上鏡子,木頭桌木頭椅,桌上藤籃放著刀叉,印有店名的紙巾立在壓克力方盒裡,塑膠圓筒裡擺滿吸管,服務生來問你A餐還是B餐,就是漢堡炸雞薯條可樂餐包的各種搭配,點套餐通常比單點划算,但阿嬌總是隨口說A說B吃不完就扔下,從不懂得儉省。

常會有男人過來幫我們買單,或再買點什麼請客,那些像蒼蠅嗅到肉的青春期男孩、無聊中年人,都被阿嬌的美貌與野性吸引,她有時與人打情罵俏,有時對人髒話連篇,有時,她看都不看旁人一眼,只是專注撕扯著桌上的餐墊紙,變魔術似地折出小青蛙,「給你。」她往青蛙的背上按,紙青蛙就往我這邊跳。

那是我人生裡初次見識到的女性魅力,而我還不知那意味著什麼,我是個好學生,乖孩子,每日與聯考搏鬥,還要幫爸媽顧店,美貌與愛情都是與我無關的事,甚至不是愛情,只是玩樂這樣簡單的心情,二寶與阿嬌那種我倆沒有明天的活法,使我目不轉睛,又愛又怕。我常望著阿嬌眼裡的空洞,那雙眼睛彷彿深井,可以將一切埋葬。

吃飽喝足,阿嬌領著我穿越擁擠的夜市街,像穿過一條魔幻的隧道,回到家,二寶出現了,他們倆又像鬼魅一樣消失不見。

社群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