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蕃新聞

熱門: 賴清德 台鐵

庫巴之火:踏查祖先的土地

立報/本報訊 2013.02.28 00:00
■pasuya poiconü(浦忠成)近來趁著幾天的春節假期,再次深入曾文溪上源的霞山健行,這是追尋少年足跡、重溫昔日跟隨父親的記憶,並和祖先傳遞卻在吾人之手斷送的土地親近的一次探訪。這是家族在春節期間特意安排且已行之有年的方式;藉由我們已經逾越半百年歲的父母,在山徑行走、休息與宿營中,向分別在高中、大學與研究所求學的孩子們講述土地的知識:山的名字與故事、動植物的種類、昔日族人遷徙的故事、祖先與異族的土地戰爭、殖民統治者對於山林資源的掠等等。這種簡單的旅行讓自己得以擺脫部落有時過於殷勤的拜訪與邀宴,與家人共度難得的假期,而最重要的是真實的回歸、擁抱著持續支撐、庇護、滋養吾人生命的土地。一行人由住地啟程,先眺望左側小社aeyao舊址,那是2百年前敵族突襲而殲滅的哀傷地點;其上方是曾有成群楓樹的「多楓之地」。東行途經「舊會所之地」nia-kuba,那是杜家由傳說的起源之地玉山遷徙而建立的據點,因之其東方山林大部皆曾屬於該家族之獵區;再行則進入「杵之地」pngiana,據說該地有製作舂米之杵的佳木,而隔溪可見「鷹之地」iskiana,其名源自該地多鷹,故常見鷹揚空域,而其地則是阿里山鄒族達邦大社各氏族自玉山向西遷徙時建立的居地,由於腹地寬廣、山林資源豐富,曾是該區重要的聚落。「杵之地」東側是險峻陡峭的「臨崖之地」ipeohi,人跡難至的地形卻是長鬃山羊最合宜的棲地。「臨崖之地」兩側支流匯合而注入曾文溪上游,大增水量,向西方平原奔流。爬升至海拔2千餘公尺,原稱「惡雲竹林之地」kuici tpoi的霞山已在眼前。其惡名在於該地區巨木林下遍地高大繁密的雲竹叢,昔日族人行走其間,往往無法掌握方向,即使熟悉其地的獵人也經常迷途。在霞山頂可以遠眺傳說是人類起源的玉山patunkuonü,「鄒」cou即人的生命由此滋長,再逐漸繁衍,後來擴散到山下各處的據點。這是融合歷史、地理、文化、生態與價值的老少田野課堂。行走山徑可以看見山林隱藏的傷痕,譬如日人曾大量砍伐阿里山地區的檜、柏等珍貴木材,路旁猶然留存無言而似在控訴的巨大樹根,以及砍伐之後補植的杉木;部落幾個家族原有的獵場居然出現鐵道,那也是日本人搬運山林資產的鮮明證據。路旁有時出現被間伐而已然稀疏的林木下,蔓延著山葵園地,近20年前公部門所謂「山林與山葵共存」的構想與措施,讓這種作物堂而皇之進入高海拔的天然森林;短期的暴利曾讓不少族人無視生態與水源的永續,進駐高山林區開墾。高價的作物很快就有人跟進栽種,於是一窩蜂投入,很快就造成價格下跌。盛況不再,卻已經對山林造成嚴重的傷害,不知要多少年才能恢復森林原有的生機。部落族人坦言,部份葵農其實與盜伐珍貴林木的「山老鼠」有關,但是主事者卻似乎不知道其中的詭譎步驟:「山老鼠」開山路進入森林、尋找並鋸倒珍木、循山路運出盜採珍木、葵農循「山老鼠」道路入山並開墾(或盜採林木)、運出山葵;或者「山老鼠」也就是葵農。這些自私又自傷的作為與跡證,也都是同行的老少要一同學習的生態與道德教材,也更該是主管森林者該知曉的叢林常識。上山依循的是先人踏出的小徑,當我們堅持傳統領域並不斷向國家申明所謂自然主權,就應該親身踏上這條通往祖先土地的道路;地圖、Google、GPS、GIS都只能標示,卻無法帶給我們真實、溫暖的接觸感覺與深刻的反省、剔勵。(成大台文所教授)

社群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