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蕃新聞

熱門: 賴清德 台大 兩岸

Les and the City:奇妙的228 Gay公園

立報/本報訊 2013.02.28 00:00
■AD. Lin嘉義外婆家是老式的木造房子,外觀跟現在觀光點的老街房子有點像。客廳後面是臥室,再往後走是廚房,最後面小天井區和隔壁是相通的。隔壁住著一位單身律師,記憶中大人都說他是羅漢腳。小時候回外婆家玩,難免頑皮亂跑到隔壁,但卻不敢造次,因為那裡關著一隻凶巴巴的大狗,而律師先生偶爾會像大狗一樣,突然狂吼幾聲,他好像精神有問題,但是大人們嚴厲禁止我們叫他瘋子。長大後才知道,律師先生年輕時是個性溫和的青年才俊,228時被抓走,回來後就變得瘋癲了。對什麼黨都討厭的爺爺,在228時差點被抓出來殺掉,儘管他7歲就從大陸福州來台灣,一樣被認定是殘忍的外省人,但受日本教育的奶奶卻沒事,幸好有好心的鄰居讓爺爺躲在水缸裡逃過一劫。228之於我們家,對爺爺來說是生命的一場驚險,對爸媽來說,是鄰居很多哥哥叔叔輩從此不見了,是時代動亂以及仇恨濫殺的記憶。對我們這一輩來說,就只是課本上以及長輩們述說的歷史。在新公園更名為228紀念公園後,228就跟同性戀扯上關係了。大我幾歲的大學同學,曾經花了整晚跟我說他十來歲時幾乎天天到新公園「打卡」的青春情史,他說那裡就是男同志們永遠的公司。他還將自身的經歷跟《孽子》一書的場景仔細對照,當時我只覺得他的情史好豐富,還思考了一下為何女同志沒有這種地標可去。讀研究所時在加州當地報社工作,看到了許多在台灣看不到的書籍,從此對於228這天,心底就認定那是仇恨歧視與霸權統治的醜陋,完全被展現的一天。年輕人可能只會覺得228紀念公園有著「Gay公園」的別稱很奇怪,換個角度來看確實另有一種奇妙,當男同性戀在暗夜裡流動著找尋對象的公園,搖身一變成為紀念省籍歧視與霸權殺戮受難者的公園,從某個角度來看實在很諷刺。想想同性戀們追求的是愛與和平,終身要與歧視仇恨對抗,不也是受難者?我不想明確類比所謂的霸權,只不過,仗勢欺人甚至殺人這事兒,總是像病毒一樣,以各種不同的型態存在於我們生活當中。(作家、女同志網路廣播節目主持人)

社群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