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蕃新聞

熱門: 柯P 低薪

貓眼的世界:沒精神

立報/本報訊 2013.02.28 00:00
■黃懷軒就精神生活層面而言,活在台灣真的是一件很令人痛苦的事。我指的精神生活當然與物質無關,但還是有人會對我說「你現在的生活不錯啊」、「別這麼認真」、「別這麼憤世嫉俗」、「要不要考慮去信個宗教」這種像是鬼打牆的鬼話。沒錯!就是鬼打牆,台灣人10,000個有9,999個不知道精神生活是什麼,只好在酒色財權等「有用的」圈圈裡打轉。即便是那些會出來教導大眾談美學、談靈性的大師們,在我看來都像是沒有靈魂的孤魂野鬼在空白的廢墟裡飄啊飄。

「有這麼糟嘛?」你問。當然有,也當然沒有,就看你在乎的是什麼。如果你在乎的儘是「有沒有用」這種問題,那台灣勢必一點都不糟,還好的很,簡直就是天堂。不論你要的是名是錢或是權,志同道合的群眾一狗票,不怕找不到伴。大家還會互相扶持提攜攀關係,一人得道雞犬升天,榮華富貴享用不盡,別人的利益與死活都不在考慮與在乎的範圍,豈不樂哉?

如果你在乎的不是以上這些,而是一些看似微不足道、枝微末節不可見的「精神」細節。對於例如人性、美感,甚至是一些對於每一個獨立生命的一種尊重這樣一些「沒有用」的事而魂牽夢縈,那麼你就慘了,問題就大條了。這島上處處充滿了自我感覺良好且優越感十足的群眾,你不但幾乎找不到同伴,註定孤獨,還得鎮日忍受人們的誤解,甚至是有意無意、言語上或實質上的調戲與侵犯。這樣你真的開心的起來?

在英國念書的時候我很少發脾氣,幾乎沒有,老師同學室友們都覺得我是個沒脾氣的好人。當他們從我台灣的親友口中聽到我是個脾氣差、難相處的人時大都很訝異。說實在的,其實我也很訝異。在我離開台灣前,我不是很清楚長久以來悶在我心頭上的那口氣是什麼,去了歐洲後,我才發現那口氣不過就是一種對於心靈與精神層面的一種在乎。

回台灣很久了,朋友口中我這憤世嫉俗的病差不多從我踏進台灣海關的那一刻就開始發作,越演越烈,又打回那個親友口中脾氣暴躁的原形。要我說,就精神層面而言,我的確是崇洋媚外的人,台灣人離文明還遠的很。我們其實是個沒精神的國家,只能抱著中國文化正統的自爽與愛台灣政治正確的利益糾葛錯亂著,眼下看的心裡想的都是那權衡自身利益後的「有沒有用」,殊不知改變只會來自於那看不見、摸不著的東西,也就是「沒有用」的精神。(展示設計師)

社群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