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蕃新聞

熱門: 世大運 柯P 霸凌

消失的疾病:性別認同障礙

立報/本報訊 2013.02.28 00:00
■黃璨瑜猶記得去年10月多所學校要求女學生到精神科就診,以確認是否罹患「性別認同障礙」,才得以視為校規之例外狀況,准予穿著長褲,不只引起女學生的不滿,也要求還予身體著裝權,另外還引起不少診室間的精神科醫師,對診斷不適當的被應用甚感訝異;就在相近不遠的時間,由美國精神醫學會所發行的精神疾病診斷與統計手冊(DSM),被視為全球精神疾病的學術領航及各界溝通基礎,當然也影響台灣甚巨的DSM-IV-TR手冊,逢2012歲末進入DSM-5重大改版尾聲,正式去除其中的一項「性別認同障礙」疾病診斷名稱。此一診斷名稱的去除,等同於「性別認同」的「去病化」,性別認同的與眾不同或彼此差異,自此,不再被認為是疾病;也如同國家、政治、種族、宗教、文化、階層、社群間不同的差異認同,並沒有以一種精神疾病看待,因此個體內在所認定的性別是何認同,或與外界人際間或社會間的互動中所實踐的性別行為或表現,在加上與其與年齡、族群、文化、階級交織呈現的複雜性,若單以二元的「正常」與「異常」來做檢視,容易快速落入偏見與污名中;因此差異的去病化,也讓多元的性別認同正常化。除了上述診斷「名稱」的重大改變外(改為Gender Dysphoria 性別不悅),另外的重大改變是,「準則」文字的變動:「sex」一律去除改成「gender」;這兩個英文單字在中文字面的翻譯都是「性別」,卻實則存在「不同」的意義;前者sex比較狹隘與單一,多半指的是大家耳熟能詳的生理性別,也都以男/女類別來實踐,如嬰兒時被醫學認定的出生性別,成長時期家庭中父母的教養性別,而後牽動著社會與教育體系中的法定性別,這截然二分的性別,賦與個體終身的性別身分,過去被認為終其一生其生理性別是一種「一致與穩定」的狀況,然而近代學術發現不盡然,也產生了以gender取代sex的必要性。Gender又是什麼?近幾年跨領域的性別研究包括生物醫學、社會學、哲學、人類學等,及各種性別少數族群的可見,越來越推翻了上述所謂性別有一致與穩定的觀點:出生性別與性別氣質可能不一致,法定性別可能與染色體性別不一致,教養或法定性別又與個體的性別認同或表現間的不一致,甚至確立了性別模糊或流動的性別(intersex, genderqeer or gender question等),種種社會或科學中呈現的性別不一致與不確定性,因此必須改變文字,改變對性別檢視的觀點,不再以舊有醫學男女二分法檢視性別,著重性別與個體、他人、社會間互動中,呈現性別有其「光譜」性或有「流動」性的廣義性性別(也就是gender)概念使用;看似簡單的sex/gender文字的改變,卻是深層性別定義的擴大,用以促使醫學或社會對性別有更廣與深的認識與研究。過去從此診斷手冊的1952年第一版至今約六十年的時光,醫學與其他領域學門或社會發展,從來就不是各自行駛或分歧的學問,而是由藉彼此不斷的互相影響而形塑;1973年同性戀去病化,1990年代社會學及哲學的性別光譜與流動學說形成,各領域興起性別研究,2013年性別認同去病化,性別定義多元化;拉回國內,國內實則不斷有進行編輯相關概念的種子書,如2005年台北市政府出版了「認識同志手冊」中,有了性別光譜的概念介紹;繼之由教育部所編定分齡分層的教師教材,「我們可以這樣教性別」(小學版)、「性別好好教」「認識同志」等也在2008年完成,無奈至今內容未獲詳讀即遭扭曲,停滯於北檢請教育部「謹慎」中,這一來一往的謹慎中,見不到科學引證,讓人不禁緊張著,是否反對者內化了「病態化」或「偏差行為」的觀點而不知?以及謹慎理性的背後內化著什麼樣式的情感?其實都不打緊,或許趕緊拾起任何一本,詳讀吧!在性別認同去病化之際,迫切期待快速落實多元性別觀點,讓教室與診室間間隙減少,共同齊力去除因性別認同產生的霸凌、污名或負面標籤等問題。(高醫性別研究所/精神科醫師)

社群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