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熱門: 南韓 中正紀念堂 北極熊

有教無類濟弱扶傾 日本自主夜間中學辦學有成

立報/本報訊 2013.02.26 00:00
■宋竑廣據日本各媒體報導,松戶自主夜間中學為紀念於2月2日當天的第2,500回公開授課,假松戶市民會館,請來獨立記者鎌田慧主講「福島正發生什麼?」。松戶自主夜間中學是專為未能正常升學的學生所設置的民間學校,過去學生多是因戰爭等問題未就學的人,近年來則有不少殘障人士、外國人與中輟生,講師主要由退休老師當義工免費授課,經費則由民眾捐款等方式贊助。鎌田慧女士於80年代發表以臨時雇用為主題的「絕望的汽車工廠」後備受矚目,長期為被歧視者、底層勞工等弱者撰寫報導,這次受邀為學習弱勢的人們做紀念性的講課,可謂實至名歸。為邊緣失學者服務顧名思義,松戶自主夜間中學是自主夜間中學中的一所,而要認識自主夜間中學,得由夜間中學談起。根據維基百科,夜間中學一般是為現代社會中不便於日間上課的人們所設置,有時又叫做「夜間部」、「夜間學級」,上課時間從下午5點半到晚上9點,約4堂課,學生基本上以失學者為主,也有不具日本國籍的人,和來自被歧視的部落民所在的同和地區的人,幾乎都是缺乏基本的閱讀書寫能力的一群,因此相關文宣、海報,漢字通通標上平假名(方便識字能力低的人閱讀),像這些在學齡期間沒有順利升學的人們,要再回到一般小學就讀並不容易,等於服務到在坊間日文教室與一般小學以外的族群。夜間中學的上課時間和一般學校比起來短很多,要比照政府對後者的要求很困難,因此盡可能把重心放在像是國語、數學這些,與日常生活所需知識相關的學科,除此之外的科目如保健體育便力有未逮。由於學生程度落差很大,有的來就讀時才第一次拿筆,有的是受教育到一半的中輟生,因此按照程度做個別指導的情形為常態。另外,多半也不規定穿著制服,入學時間沒有限制,整年都可前往就讀。▲日本松戶自主夜間中學臉書粉絲專頁封面截圖。關於夜間中學的就讀資格,法律上並無規定,實務上是以沒有上完義務教育的人,以及超過學齡的人為招生對象,換言之,已受過義務教育、只是以學日文為目的的外國人,還在學齡階段的學生,或者即便形式上拿到畢業證書的前中輟生,一般來說要入學並不容易。儘管到2004年時,實行夜間授課的學校計有35校,學生人數約3千人,積極推廣的機關也不少,但因為集中在東京大阪,為顧及其他地方的需求,形勢使然,各地市民自主發起「自主夜間中學」,由於是體制外學校,號稱就讀資格只需要有求知慾,據柏自主夜間中學官網資料,至2011年底全國像這樣的學校有33校。學生組成多元 都熱愛學習來上課的「學生」身分各異,各有不同的學習動機。工作人員A在學校日誌記錄著:「一位有孫子的同學,正在學英文,從孫子開始學英文起,便想挑戰看看國中學過的東西,首先從單字和發音開始做『複習』,每天都會在家預習功課,再小的地方也一定要弄懂,到學校去問清楚,懂了才回家,比方說複數要加s、過去式動詞等等,可以談的問題很多,現在以英文檢定為目標,用功學習。」官方部落格的管理者K先生,主要幫忙兩位上了年紀的姐妹學數學,這對姐妹十幾歲的時候正處於戰時,即便去學校也沒有多少學習時間,儘管當時想要繼續升學,父母卻說:「女孩子不用上學沒關係,學個一技之長就好了。」於是學了如何裁縫和服。因不能升學的遺憾,會看空中高中(用電視上課的遠距教育學校)之類的節目,由於年紀大了體力有限,沒辦法上滿一定時數的補校,於是選了一週上課一次的自主夜間中學,向學心很強烈。學生之一的R先生,是一位中國人,為了學日文來的,他說老師不但教他漢字、閱讀、文法、發音,還拷貝一些摹寫漢字的練習紙給他,甚至在生活上也不吝指點,像是怎麼辦保險或找西裝店之類的,給了他很多建議,當場無法回答的問題,下次上課必定找來答案。可以來自主夜間中學讀書交朋友,對於像他這樣的外國人來說很重要也很期待。來上課的老師也很高興。工作人員KK先生說,從報紙上看到相關消息的時候,對於在學校教了30年以上的自己,竟然連這樣的學校都不知道而感到懊悔不已。第一次在晚上上課時,覺得氣氛很新鮮,既沒有上下課鐘聲,也沒有點名簿,學校不會強制同學做什麼,也無任何束縛,教人的老師和被教的學生,彼此的年紀有大有小,對於上課充滿期待,他想:「能參與這樣的學校是很幸福的。」學生畢竟有來自四面八方、各種階層的人,課堂上偶爾會聽到特殊的人生經歷。2011年8月11日,工作人員Y女士的朗讀吸引了大家的注意,那是她9歲時因長崎原子彈被曝的經驗。「我到18歲之前都在長崎長大,親戚家的小孩在見面之前就被燒死了,應該沒有一個親友沒失去親人的吧。1,600名兒童有1,300名在8月9日美國投下原子彈之後的幾天內陸續死去,相關照片、電影、小說、文章等紀錄看得數不清,有許多人是被像是太陽表面般的灼熱給燒傷,都不成人樣了,非常殘酷。」故事登大螢幕 發人深省原本,夜間中學在日本社會沒有多少人知道,直到1993年由山田洋次導演、根據夜間中學相關真實紀錄改編的電影《學校》,上映後造成話題才蔚為人知。這部電影所描寫的夜間中學,有一邊工作一邊來上課的人,有中輟生、不良少年、不太適應日本社會的中國人、經營燒烤店的韓國媽媽、腦性麻痺症患者、長年過勞之後喜歡賽馬的人,因不同環境而各有煩惱的一群學生。《學校》系列電影從1993拍到2000年,有幾位台灣也很熟悉的知名藝人參與,像是吉岡秀隆(日劇《大孤島小醫生》主角)、伊藤淳史(日劇《電車男》主角)、歌手濱崎步與安室奈美惠等;系列第三集的主題曲《瞬息難捨》由中島美雪提供;「輕輕一碰便感到疼痛的人,是因為曾經被燙傷;熙來攘往的街道上,曾見過那樣的人嗎?也許那微渺的人生就像你我,熙來攘往的街道上,曾見過那樣的人嗎?」「轉瞬間的一生,我們都是那一瞬間的星星,瞬間也不能錯過,如同珍惜吐息間的光陰般地去追求。」歌詞刻劃著遭遇打擊的人生與其後渴望求學的心情。作為認識夜間中學的重要作品《學校》,觀眾看了之後感慨良多。網友ESPERANZA說:「為了生活,在小時候不得不去工作而失學的一群人,長大後連漢字也不會讀基本的數學也不會,給這些人教育的地方便是夜間中學。」網友最上德內說:「現在因為不景氣,失業、自殺的議題頗受重視,而在學歷社會裡未能順著階梯向上爬的一群人,同樣需要因應的政策;古代有像緣切寺那樣,給不能適應社會,因而犯罪或自殺的人一個去處,夜間中學也像是類似的地方。」不過,就像前面敘述的鎌田慧講座一般,現在的自主夜間中學,已不單純是學習基本知識、幫助學習弱勢的場所,平時也會延請社會賢達前來演講,認識重要的社會議題;在邀請知名非核紀錄片導演鎌田慧之前,工作人員就有幾位先到災區當義工,閱讀非核著作,希望把核災帶來的教訓傳遞給學生和市民知道,有別於平時不多的上課人數,鎌田慧的講座預計開放給150人免費參加,一如平時有教無類的辦學態度。

社群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