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熱門:

《至尊無上》:義氣與賭性

立報/本報訊 2013.02.26 00:00
■童一寧說起賭片,很難不提香港導演王晶在1980年代末的一系列作品。不過可不要以為當年轟動港台賣到翻天的《賭神》是這波熱潮的開端,其實劉德華與譚詠麟在1988年主演的《至尊無上》,才是真正的鼻祖。

《至尊無上》描述劉德華所扮演的「亞洲第一快手」陳阿蟹,與譚詠麟飾演的賭王羅森是一對好兄弟兼好搭檔,兩人受邀到美國賭場幫忙,成功拆穿日本黑道的詐賭計畫。羅森也在賭場中結識富家千金童可人(我心中的女神,陳玉蓮飾),並用計贏得美人心。就在羅森與陳阿蟹春風得意之時,懷恨在心的日本黑道也追回香港展開復仇。

陳阿蟹為救羅森受了重傷,引以為傲的「亞洲第一快手」從此報銷,而羅森卻因童可人父親的提攜而決心金盆洗手。當陳阿蟹再次找羅森搭檔報仇,他拒絕了陳阿蟹,隨童可人父親出國談生意,卻沒想到日本黑道先發制人綁架了童可人,陳阿蟹再次為救童可人而喪命。得知消息後趕回香港的羅森,憤而決心為陳阿蟹復仇,為求必勝,他把他與童可人之間的感情也賭了下去……。

光看我前面寫的這一串劇情就知道,《至尊無上》與後來的系列賭片相比,其實還比較偏向劇情片,王晶在片中著墨較多的地方,反而是陳阿蟹與羅森之間的兄弟情,另外對於人物性格的描寫也出乎意料地生動。特別是對於陳阿蟹這個角色,王晶似乎用了相當大的力氣去營造一個永遠把兄弟放在第一位,最後卻「真心換絕情」,過於衝動,有小聰明而無大智慧的悲劇角色。

例如明明是陳阿蟹先在賭場裡看到童可人的,但當他發現羅森總是掛在嘴邊的美女竟是同一人時,他便二話不說自動退出;當日本黑道尋仇,陳阿蟹明明可以全身而退,但為了搶槍救羅森,寧願用自己最重要的手去擋砍下來的快刀。到最後被羅森拒絕的悲憤,喝下毒藥忍痛救童可人的憨膽,每一幕都是充滿衝突感的好戲。當時的劉德華雖然當紅,卻也還在「演什麼都是劉德華」的時代,不過這種濃重江湖氣味的小混混角色,反而正對劉德華的戲路,演來頗為感人。

相對來說,羅森這個賭王的角色,儘管受限於內斂沈穩的性格,顯得略微平板,但在描寫追求童可人的段落中,也有讓人眼睛一亮的地方。例如故意對童可人粗魯無禮,故意以高速飆摩托車,在酒吧安排「意外」生日驚喜,還有最後在電梯裡轉身,露出外套上用燈泡排出的電話號碼等。這一連串有趣的橋段,實在好笑到不行,應該也沒有幾個女生能夠抵擋這種攻勢。不過這樣描寫精彩歸精彩,卻極可能讓人誤以為羅森是情聖而不是賭王,或者懷疑自己是不是看錯了電影,跑到《追女仔》系列裡去了。

片中的兩位女星戲份不多,發揮空間不大,但關之琳與陳玉蓮就算是坐在那裡不動都還是賞心悅目,以觀眾的立場來說,就不用計較這麼多了。倒是關之琳在最後對陳阿蟹吃醋的那場戲中,表現極好,只是一個眼神,就把女人的哀怨傳達到百分之百。

《至尊無上》的明顯缺點是片長過長,超過一百分鐘之後,開始讓人有點不耐煩,還好羅森最後的大復仇非常出人意料(之後還延伸到了電影《富貴兵團》裡,變成取笑譚詠麟的橋段),稍稍彌補這個遺憾。至於最後復仇的內容,為了替還沒看過的朋友保留觀影樂趣,內容我就不點破了,只能說如果跟職業賭徒在一起,你很難猜到他真正的心思是什麼。或許我們誰也沒辦法真正看透任何一個人,但對賭徒來說,真正的悲劇卻是他無法展現真正的自己,因為「賭徒最難受的,就是被人當場揭穿。」如果換成是你,你會情願為了愛假裝不知道而被騙一輩子?或是選擇認清事實卻必須忍痛割捨一段珍惜的感情?

社群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