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熱門: 宅神 牛排 雞排

「佔領中環」 民主派溫和路線末路?

美麗島電子報/王慧麟 2013.02.26 00:00
港大法律系學者戴耀廷教授早前提出了萬人「佔領中環」之建議,迫使北京提出合乎基本法之2017年特首普選方案,可謂一石激起千重浪。民主黨已率先表示支持,另一些政界大老也表態願意加入,對北京主事官員而言,可謂投下了一枚政治震憾彈。

戴教授政治立場素來溫和,亦是三年前與北京討論政改方案的團體:普選聯的成員之一。普選聯是溫和民主派與北京談判的主要組織。它們提出之政改方案,最終獲北京首肯,亦獲民主黨支持,最終促成2012年政改方案在立法會通過。不到三年,普選聯宣告「冬眠」,民主派決定另組新的聯盟討論未來政改,而戴教授及一班在普選聯的民主派學者表示,不再與北京領導層派來之「中間人」接觸,暗指拒絕與北京溝通。

表面上,溫和民主派與北京關係走向惡劣,而且政治談判前路更加崎嶇,原因有二:

第一,三年前,普選聯與民主黨頂住泛民內部激進派的壓力,與北京溝通及談判政改方案,本欲借此建立一個更為有效及暢順之溝通模式,營造一個較為寬鬆之政治氣候。但三年來,北京對港政策,沒有放鬆,反而更為收緊,集會示威遊行之禁制越來越緊,言論自由更為收窄,政治空間亦沒有擴闊,梁振英上台後也沒有與持反對意見的人士溝通。在此情勢下,溫和民主派學者感到失望,已經去到不得不反抗之地步了。

第二,民主黨抵住泛民內部激進派之壓力,通過政改方案之前後,先在2011年區議會選舉慘敗,再在去年九月的立法會選舉潰敗。現在民主黨在立法會只剩下六席,與另一個民主派政黨公民黨平分春色,再不是民主派政黨的「大佬」,沒有領導角色。民主黨之敗,既有親中團體的夾擊,也因為民主派選民走向激進化,對其支持政改方案的立場感到不滿有莫大關係。

民主黨既不擔當領導者角色,意味著溫和路線得不到民主派主流選民支持,客觀上,它已沒有能力代表民主派與北京討論政改;另一方面,主觀上,即使民主黨自身也不願意再主動與北京溝通,因為民主黨若在談判上有任何閃失,隨時在下屆立法會選舉之中,進一步泡沫化,為自身政治發展著想,民主黨也不願意連最後的基本盤也守不住,任由民主派選民流向其他泛民政黨。

面對民主派選民日漸激進,溫和路線萎縮,在普選聯「冬眠」之後,民主派亦決定整合,籌組新的討論「平台」,取代普選聯,而新的「平台」,已明言需要網羅民主派內所有政黨。在此整合期間,適逢「佔領中環」論發酵,民主派大老如何俊仁等表態支持,可見溫和路線已不是民主派主流,激進路線抬頭,已成定局。如果任由此形勢走下去,在政改問題上,民主派與北京近乎看不到有任何互動空間。

但現實上,按照《基本法》及全國人大常委釋法之規定,2017年特首普選方案,北京領導層始終扼有最終生殺權。由於民主派激進路線已成主導,有溫和路線之民主派亦私下有微言,認為終歸只有與北京維持溝通,才有機會走出一個能夠勉強為各方接受的特首普選方案。但由於溫和路線面對激進力量之拉扯,也只能噤聲。北京如何主動出擊,化解對立,讓溫和聲音有機會「發聲」,是未來半年不得不處理的辣手問題。

社群留言